何家有女初为仙 - 作者: 千夜星路 aishu.online在线阅读

何家有女初为仙  第1页

简介: 原本是都市平凡熟女,穿越异时空,却被迫披上一层华丽孔雀女的外衣,踏入追寻长生的大道,除去修炼,还要应付各种危机、各种烂桃花...


☆、楔子

  A市一家毫无特色的咖啡馆中,一对男女面对而坐。
  “文静,我们交往也有一年。你的年纪也不小了,不如,我们结婚吧。”佩戴金边眼镜的文气男子带着平淡的笑容说。
  对面的清秀女子稍稍愣了一下,面上不显,心里却翻白眼:“我结婚的理由难道就是年龄不小了?!就算也勉强算你说对,但菜市场的大妈年纪也达到你的要求了,怎么没见你对人家求婚?”
  没精打采的扫视下周围,嗯,这家咖啡厅的特色就是毫无特色,连求婚地点都选的这么平凡,果然是这个男人的一贯风格。
  不过牢骚完毕,她还是很没骨气的答应。
  眼前的男人,虽性格普通,长相普通,但也算是众多剩女心目中的理想结婚对象,忠厚老实,收入稳定,人际关系简单,对他,说不上喜欢,但也绝对不会是讨厌。完成结婚这个目标之后,就算跨出她的理想人生计划中的一大步了,剩下的,就是生个完美宝宝啦。
  于是,她的脸上浮现出熟女的标准恬淡微笑:“好。”
  男子微松了口气,虽然知道自己女朋友完全没有拒绝的理由,但到底还是求婚,紧张过后他松了松领带,开始滔滔不绝的说起自己的结婚安排。安排双方父母在哪家饭店见面,到哪里去渡蜜月。
  期间,曾文静摇头晃脑,貌似听的津津有味,并偶尔配合的笑容略显兴奋之意。
  “即便没有兴趣,也要对男友谈论的事情作出一副很有兴趣的样子,否则会伤到一颗脆弱的男人自尊心。”这是上星期,比她小九岁的堂妹在闲聊时,传授的御夫之道。
  似乎很有用。对面男人在她貌似认真的倾听中,眉宇间的隐隐自得中可见一斑。
  令她疑惑的是,不知道一个十九岁女生是如何总结出这所谓的御夫之道!
  记得当时她就对这样“无中生有”的秘籍提出过怀疑,结果换一个大大的白眼:“老姐,你以为这是中古世纪吗?一定要真的结婚才算吗。我老公你见过呀,就是上次一起逛街时给我送蛋糕的那个。”
  “哦!”
  她状似懵懂,堂妹所说的“老公”就是男朋友的意思吧。印象中是一个满头黄毛的小男生,至于长相,被过长的头发遮住了,虽说后来在一起还吃了顿饭,但她一直都没看清过。
  记得当时未等她再细问,就看见推门
  而入的婶婶已经揪住堂妹圆圆的脸蛋,一脸狰狞:“老公?!死丫头,什么时候介绍给你老妈我认识啊!”
  当时那乱糟糟的场面,直到现在,曾文静想起来都不自觉的笑出声来。随后,她立刻反应过来,回忆的时机不对,果然,一抬头就看见对面男友满脸不悦。
  等安抚完自尊受到伤害的男友,曾文静发现时间已经不早了。
  今天轮到她值夜班。作为A市市立医院一名恪守奉公的内科医生,她有责任有义务为了每月领到的工资,在规定的时间赶到规定的上班地点。
  已经是晚上八点钟,冬天的雨夜,路上的行人都不太多,她打着伞,急匆匆的过马路,没有注意到那边有一辆行驶飞快的大卡车。
  一阵急刹车的尖锐声,然后是碰的一声闷响,红色的伞歪歪扭扭掉在了地上……
  事情发生的太快,曾文静甚至没有真正意识到自己马上就要死了。当她躺在冰冷的街道上,只是眼前那迷蒙的雨雾,幻化成一场难以言状的凉意,雨水顺着街道流到了她的身上,感觉好冰冷。
  周围乱糟糟的,很吵,却又什么都听不清楚。
  啊,看来今天去不了内科值班了,不知道外科是哪个医生当班,不会那么倒霉,是那个走后门来的外科专家吧。听那些小护士们八卦,专家似乎连心肺的位置都搞不清楚…..如果送到这种专家手里,她就算有救活的希望也会被活活整死的…….
  胡思乱想中,她感到身体似乎飘了起来,茫茫然在黑暗的夜空盘旋盘旋。
  意识浮浮沉沉,不知道漂浮了多久,也许一瞬间,也许一万年。
  直到,那边出现一束亮光,有一种不知名的力量,强烈的吸引着她的灵魂,巨大的白光漩涡,她有心挣扎却无力逃脱。
  突然间,她的脑袋如针扎般疼痛起来,很多莫名其妙的画面在眼前电光般闪现,脑海中被强制填充了一些奇奇怪怪的信息。
  天染大陆,修仙,玄英门等等一些奇怪的名词。
  最后,当她感觉到能抓住手中的力量的时候,腾地一下睁开双眼。
  

☆、穿越即诈尸

  黑蓝色的天空没有一丝云彩,明亮的圆月高悬正中,稀稀朗朗的星星点缀周围。顺着凉凉夜风,传入耳朵的只有安静的昆虫鸣声。
  曾文静摇了摇脑袋,从地上挣扎着坐了起来,似乎想要摆脱刚才的那些荒谬信息。
  奇怪的光晕,诡异的字眼,那些匪夷所思的画面,让她整个人如坠迷梦,晕眩不止。直到地面寒冷和潮湿提醒她时,她才意识到了什么。
  之前还是下雨的夜晚,而今,她扫视了一下,有月,无雨。四周是如怪兽阴影一般的山林,她的身侧还有一个古香古色的凉亭中。
  皎洁如玉的月亮将地面变得像铺了一层白霜一般,远望看去,整个山林的情景都尽收眼底。茂密幽深的森林,远处的山峰隐隐重重。稍微用力凝望,不远处树木的轮廓,甚至叶子的轮廓都清晰可辨。
  她倒抽了口凉气,居然能看到那么远的地方,怎么可能?!
  因喜爱看书,再拜上学时数不清的习题作业,经过高考之后的曾文静和大多数人一样,有轻微的近视。但是现在,她非常肯定自己没带眼镜,即使带了,也不可能像用望远镜这般看清楚几十米外树上的小虫。
  古怪的地方,古怪的自己。唯一能肯定的是,这不是她车祸的现场。
  对了,撞车,她骤然想起自己之前的记忆。当时疼很厉害,头部受到那么严重的撞击,没有意外的话,应该是死掉了吧。而眼下,这副身体分明完好无损,哪里有伤口或者疼痛。
  不,这衣服不对,她用力揉揉眼睛,举起袖子,扯了又扯,瞳孔收缩,古装,难道她穿越了?!
  她狠不淡定的拧了下自己的脸,痛的差点叫出声:“真穿越了?!”
  就连声音都甜美如蜜糖,稍稍带着诱惑人心的沙哑,OH,My God!
  声音也不对,就算不照镜子也能肯定这张脸和自己的清秀大众脸对不上号。她茫然地想找个镜子,可山间的凉亭,除了石桌上一壶酒和两个杯子,四张石凳,空无一物。
  无意识的低下头,瞄了瞄胸部的柔软的高耸。胡乱吐槽,还有火爆身材,就算这脸不是美女,单凭身材,也不是A罩杯的她所能比的。
  曾文静近乎扯地抓了下头发,拼命地拍打着胸口,告诫自己一定要冷静下来。医大的一位天才师姐说过,不管遇到任何事情,就算是诈尸,也只有冷静才能解决
  问题。
  对当年的曾文静来说,解剖尸体是小case,所以现在,对已经有过很多解剖经验的她来说,穿越也不会是问题。
  穿越就是诈尸嘛,嗯,也许从她当医生的那天,命运就注定她会遇到这最最无言的局面。而且,好歹是自己诈尸,不是别人诈尸,也算是不幸中的万幸了。
  她心乱如麻,思路乱搭界,脑子里转着奇怪的回路,却拼命的强迫自己不能失声尖叫。
  脑海中再次浮现出的那些奇怪名词,以及莫名其妙的记忆,结合她的宅女生涯,众多网文大坑的蹲坑者经历,可以得出一个结论,这是一场狗血到无语的车祸穿越。
  对知足常乐的她来说,拥有第二次生命,要说没窃喜,那是矫情,可如说是狂喜,也谈不上。用了二十多年的那副身体突然间就消失了,换了一个身材火爆,声音甜美,面容未知的躯体,这种感觉有点怪。
  动动手指,轻晃脑袋,身体的协调性不错,运用起来一点也不吃力,满意的点点头。很好!第一没有变性,第二手足健全,身体健康。
  心情慢慢放松,脑子恢复了正常工作,略微思考就明白,脑子里那奇怪的信息是身体的前任主人留下的。至于其主人去哪了,她为什么会来这的,信息不全,暂不可知。
  想到这,曾文静的心里稍稍有点罪恶感。
  她这样抢了别人的身体,按地球的说法是借尸还魂,而在这个所谓的修仙界,则是夺舍。
  在这个世界的规则中,当修仙之人身体死亡,元神出窍,如果在元神溃散之前,找到一个修仙者,可以吞噬其元神,夺取身体控制权。这样的行为就称为夺舍。
  为了维持正常的生死轮回,整个修仙界,不管道宗还是魔宗,都严厉禁止夺舍这种行为。即便如此,这样的事依然屡屡发生,原因自不必说。
  当然,夺舍本身也有诸多限制,比如成功率很低;只能夺取比自己修为低的修士;修士一生,只能夺舍一次;夺舍之后,寿元不改变等等。因此,除非万不得已,也没有人闲着没事换个身体玩玩。
  等等,只能夺取比自己修为低的?这个条件放在她身上,有点说不通啊。
  从她脑海中来的信息来看,这个何微澜是筑修初期的修士,如果是她对何微澜进行夺舍,成功的可能性绝对是零。
  那么,她占据这副身体的唯一解释是,何微澜之前就死了,而且死的时机比较凑巧,刚好在元神消失之后、身体完全坏死之前,被曾文静的一缕芳魂占用了。
  想到这,她内疚的心情稍微好些,这样算来,她的行为好比是马路上白捡一副别人用不上的尸体而已。
  她双手合十,对着夜空中白惨惨的月亮拜了几拜,郑重其事地说:“抱歉,我也知道这样做有点不道德,拾金不昧才是正道。但即便我有心还你你也用不了,你就当施舍给我好了,黄泉路上一路好走。”
  祭奠完原主人,曾文静才算心安理得的接管了这副身体。
  还能回去吗?她几乎在第一时间就想到这个问题。
  她的父母怎么办,虽说都有退休金,不需要她养老送终,但让他们白发人送黑发人,只是想想就心中凄然。不知道关系最好的堂妹以后能不能替她尽尽孝。还有说好了下个月就订婚,三个月结婚,连宴会酒店都订了,现在新娘没了,定金能退吗?
  一个又一个或者沉重或者自嘲的问题,对现在的她来说,都好像隔着重重迷雾,茫然到缺乏一点真实感。
  直到夜风吹过,远处传来不知名野兽的吼叫,她才怔怔地回过神来。
  深深吸入一口带着湿润凉意的山间空气,曾文静终于放下心中所思,开始考虑目前最迫切的生存问题。
  既然暂时回不去,那她现在要怎么做,才能在这片陌生到和地球
内容仅供免费学习交流,不得用于任何商业用途
© 2019 aishu.online, Inc. All Rights Reserv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