悍妃在上  第1页

简介: 男主版文案:宅男穿越古代,人生该如何规划?招小弟,打江山,建后宫,称霸天下?No.no.no,胖子云觉得还是醉卧美人膝比较好。不是他没大志向,而是世事不如他想象。混了一辈子,最后死了,临死之前才发现他忽略了什么……重来一回,他定然待她如珠如宝,打不还手骂不还口,还要让她给他生一窝小胖崽子……
女主版文案: 人吃过一次亏便够了,因为足够的刻骨铭心!从小她便知道,在这家里,她除了靠自己,也只能靠自己,彪悍惯了,人人惧她如狼虎,居然有人敢在她身边晃悠?那边那个小胖子,你贼眉鼠眼想干啥?


☆、第1章

  ==楔子==
  每个男人都有一个种马梦,陈云也不例外。
  可他的种马梦却只能在自己所写的小说里圆满。
  没错,陈云是一个写种马文的网络小说作者。签约于x点,扑街到不能再扑街,以至于每月只能以微薄的稿酬度日。
  陈云是一个孤儿,没钱没朋友,考上大学那年便离开孤儿院,之后靠着自己勤工俭学读完大学。
  以前曾以为读了大学便能活的风生水起这种不现实想法,在走出校门后支离破碎,几番蹉跎,他选择了自己最喜欢的生活状态。
  当一个宅男,写着各种奇思妙想的网文,在二次元世界里醉生梦死。
  突然有一天,他睡着后,穿越了。
  穿越到一个他不敢想象的世界,在这里皇权至上,在这里男人可以三妻四妾。在这里,他是个皇子……
  简直没有比这个再好的事情了!
  可,随着自己日益接触到这个世界,却发现在哪儿混日子都是挺难的。
  在他以前那个世界里,不愿意你可以离开,只要有钱,天下大可去得。而在这里却是种种束缚,甚至步步暗藏杀机……
  当有人日日在你耳边说,你不能太显眼,要不然会惹来杀身之祸,是个人都得被催眠。
  陈云便被催眠了。
  好吧好吧,混吃等死就混吃等死吧,反正他以前也是这样。吃胖点就吃胖点吧,反正他是男人又不用卖脸。傻点就傻点吧,别人都说了聪明的人死的快……
  除过这些零零总总,陈云觉得自己的日子还是挺美好的。陈云从来都是一个随遇而安的人,要不然他也长不到十八离开孤儿院读了大学混了几年社会又穿越了。
  最起码他的种马梦可以圆了,也许――他穿的就是一篇男主种马文,而不是一本男主称霸天下文?!
  陈云,哦不,现在是大熙四皇子骆怀远,照着既定的生活轨迹往前行着,很多时候他都觉得这是一场梦,他每次都想着睡醒了就能醒来。
  最后他确实醒了,却是要死的时候了。
  穿越来后的点点滴滴迅速划过他的脑海,骆怀远嘴角噙着无所谓的笑,眼睛渐渐集中焦距。
  其实这会儿他挺疼的,但他不愿对这狗日的老天哭,他想痛骂一千遍老天我c你老母,却固执的闭着嘴。
  ‘啪’一个耳光响亮,骆怀远脸被打歪,让他自认为潇洒在旁人眼里却颇为狼狈的笑,顿时龟裂。
  “想骂就骂,装什么孙子。”
  是一个女声,利索而又干脆。
  这是他的王妃。
  他肖想了很久的女神,与骆怀远脑海中的女神形象完全符合,她彪悍、爽朗、敢作敢当,有着骆怀远两辈子加起来都没有的东西。这是他名分上的妻,可他却只敢远观不敢近亵。
  女神太美好,他太低微。云王府后院里有几十号貌美女子,唯独对这个本应属于自己的女人不敢下手。
  骆怀远呵呵笑了一下,嘴角淌下一道血痕。
  “其实、其实你可以不用陪我死的……”
  可她却傻乎乎跟着喝下了那杯鸠酒。
  “我倒霉的成了你的王妃,你都死了,我还能活?好吧,确实能活,可活得憋屈我不要!”
  “憋屈啊……”
  “对。不能憋屈,所有让我憋屈的人,我都让他不能让我憋屈了。这个,我自认弄不过,所以识相点……”
  “有什么遗憾吗?”
  “你呢?”
  “你先说。”
  “你这死胖子油滑油滑的!”严嫣把冒出嘴的血沫,往回咽了咽,“我不放心我弟……”
  “不用担心,我都帮你安排好了。”
  “真的?你骗人的吧?你见了我就跑,能知道我在想啥?”
  骆怀远苦涩的舔舔嘴角,喘了一口气。
  当你想知道时,自然就知道了。
  那边那个嘴里不停往外冒血沫子的女人,还在一个劲儿问他,陈云却是看不下去了,实在心疼得慌。
  他努力让自己可以笑得帅气一点,殊不知,胖胖的脸配着面部不自觉的抽搐再加上糊了一下巴的血,看起来既狰狞又可怖。
  “你不好奇……我、我的遗憾、是什么?”
  “你成日里、活得那么痛快,会有遗憾?”
  “当然有了。”骆怀远慢慢撑起自己,凑到严嫣身边靠着,“我唯一的遗憾是――我没能把你变成真正的云王妃……”
  严嫣歪头呸他一脸血沫子,“你臭毛病又犯了吧,当初、当初可是你自己说咱们相敬如宾好点的。”
  是啊,是我说的,可我现在后悔了,早就后悔了……
  “……如果下辈子你还是我的王妃,咱们做夫妻好吗?我会勇敢的去爱你,很爱很爱你,把你当宝贝捧着……”
  宝贝啊?被人当宝贝捧着的是什么感觉?从小她都不是任何人的宝贝!
  为了这句听起来就很好的话,严嫣爽快的点点头,“行。”
  人怎么可能有下辈子呢?死了就是死了!
  “那咱们可说好喽……”陈云过着嘴瘾。
  “好,不反悔。”
  真好,临死之前,还能从女神嘴里得个承诺。骆怀远你死了不亏,真的不亏,可,为什么还会有遗憾呢?
  “……到时候你再给我生几个小胖崽子,我带你周游世界……”
  “……一直有这种想法,以前没钱,现在没自由……”
  “严嫣!严嫣!嫣嫣――”
  我c你老母!老天!
  骆怀远发生一声悲痛至极的嘶叫。
  他从来不会这般,云王在任何人眼里都是一副烂泥扶不上墙的样子,懦弱、无能,旁人往他脸上吐口唾沫,他还能当做无事。他懦弱的几乎没有脾气,可谁能想到他也会有这种令人望之心颤的表情呢!
  面具带久了,似乎就再也摘不掉。而此时,那几乎已经已与他皮肉融为一体的面具,终于龟裂。
  他伸出颤抖的手,缓缓摸上她的脸。
  他在梦中做了无数次,睡醒之后却从来不敢的动作。
  “你别走快了,等着我……”

  ==第一章==
  威远侯府的后花园里,突然传来一声尖叫,打破了夏日午后的寂静。
  顷刻,听闻到这声音的丫鬟婆子们便急急往那边聚去。中途听到有人惊慌嘶喊‘四少爷落水了’,其中许多人脚步顿时停了下来,相互之间隐隐交流一个诡异的眼神,便找了借口去干其他,
  当然也有往那边靠去的,却只是远远的站着看,并不靠近。
  “快来人啊,有没有人会水的?”
  “快去叫几个会水的婆子小厮来,四少爷落水了……”
  莺儿和燕儿两人急得泪水直流,一旁倒是站了几个丫鬟婆子,可没有一个上前帮忙的,身子直往后退嘴里都推说自己并不会水并要看着三少爷呢。
  燕儿还在四处拉着人求助,莺儿却是一咬牙跺脚,转身跳进了湖中。
  “莺儿,你不会水啊……你们这些丧尽天良的……”燕儿凄厉哭喊,见这边几个人不帮忙,便去叫那些站的距离远些的人。
  有些个吓得没敢动,有的则是宛如无头苍蝇也似跑去找长竹竿,还有的则是嘴里说着去叫会水的小厮来……
  场面一时乱糟糟的。
  看似都在忙,却没有一个人忙到正点子之上,似乎人人都忘记了湖中掉下了一个幼童,同时还有一个不会水的丫鬟。
  就在这之际,一道绯红色的娇小身影冲了过来。
  直见她十来岁的模样,乌发雪肤,凤目樱唇,身着了一身绯红色的劲装,面带焦急之色,口中急急问道:“阿陌呢?”
  “三姑娘,少爷掉水里了,莺儿她不会水跟着跳下去了……奴婢叫人,可没有一人帮忙的……”
  那少女心急如焚,目眦欲裂看着四周混乱的场面。
  一旁跟随少女而来的一位皮肤微黑的中年妇人道:“三姑娘别慌,妾身下去看看,你赶紧使人下来帮忙,就怕这湖太大,妾身一时找不到人。”
  话音还未落下,人便以极快的速度跳进湖里。
  少女这才心下稍歇,怒视四周面带局促之色的丫鬟婆子们,跟着视线便落到人群里被几个丫鬟婆子围着的三少爷严弘身上。
  严嫣心中了然,又急又怒,弟弟还未救上来,此时说别的也无益。又见一旁围了这么多下人,却无一人援手,顿时怒火更甚。
  她手腕儿微动,从腰间抽出一物,不由分说便抽打了出去。直到有人被打了,人们才看清她手中的东西,赫然是一条暗褐色的蛇形鞭。
  因是小儿所用,鞭子并不长,大概两米左右,鞭子虽颜色不显,但油亮至极,可以看出是一条上等糅搓而成的皮鞭。
  “哎呀,三姑娘打人了。”有那奸猾之人,未被抽到便扯着脖子如此喊着。
  严嫣本就又怒又恨,见有人怪模怪样,更是怒火中烧。
  她上前一步冲进人群,鞭子挥出即着一人,顿时有人急退,有人抱头鼠窜,场面混乱。她动作颇快,行走如风,见有人靠近湖边,便一脚上去把人踢至湖中。
  “主子落水,你们不思急救,居然跟本姑娘说不会水,不会水难道也不会帮忙叫人?今日四少爷要是有个三长两短,我让你们全部赔命……”
  这一切仅发生在片刻之间,只是几息之间,岸旁的人便如下饺子似的掉下去不少,湖里顿时多了一片鬼哭狼嚎之声,有的大呼着救命,也有那会水之人见脾气暴躁的三姑娘发了怒,浮在水中未敢动弹。
  场面顿时乱了,有人跑去叫人,有的有那亲近之人掉入水中,忙伸出手去捞人,只可惜还未够着,便被人一脚踢出水中。
  “主子落水,怎么不见你们如此积极?”严嫣状似癫狂,边打边骂。
  严弘吓坐在地上,瑟瑟发抖,毕竟还小,嘴里呜呜哭嚎起来,一旁一个奶娘模样的人浑身颤抖将他紧紧抱着。
  别说少爷怕,她也怕啊,只知道三姑娘历来脾气不好,还没见过像今日这样的。与她一起服侍三少爷的丫鬟都被踢下水了,就剩她一个,她也不敢强出头,只能抱着三少爷做护身符。

☆、第2章

  突然,听得一声水响,一道身影破水而出,正是那跳入湖中救人的妇人。
  她手里抱了一小儿,面色惨白,双目紧闭。另一只手还拖了一人,正是已昏迷的莺儿,严嫣赶忙同燕儿步了上去,七手八脚把那幼童抱了上来,又把莺儿拽上岸。
  “阿陌、阿陌……”
  直到此时,一直慌乱恐惧的严嫣才泪水雨下,不停的摇着已陷入昏迷状态的严陌。
  “三姑娘别慌,让蕙娘看看。”
  那中年妇人撑手上岸,来到严嫣身边。虽是浑身湿透,但态度不慌不忙,自有一番沉稳的风度。
内容仅供免费学习交流,不得用于任何商业用途
© 2018 aishu.online, Inc. All Rights Reserv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