官居一品  第1页

简介: 数风流,论成败,百年一梦多慷慨。
有心要励精图治挽天倾,哪怕身后骂名滚滚来。
轻生死,重兴衰,海雨天风独往来。
谁不想万里长城永不倒,也难料恨水东逝归大海


第一卷 【谁家新燕啄春泥】


第一章 一梦五百年(上)
  凉风习习,夜色迷离,轻纱般的薄雾缭绕着安静的县城。
  朦胧月光映照着清清的小河,河水从拱桥下缓缓流淌,岸边是鳞次栉比的两三层黑瓦小楼。水渍斑驳的墙面上,尽是青绿色的苔藓痕迹,还有些爬满了常青藤蔓,只露出开在临河一面的一溜窗户。
  此时已是三更半夜,除了河中的蛙声,巷尾的犬吠,再也听不到半分声音,只有东头一个窄小的窗洞里,透出昏黄的灯光,还有说话声隐隐传来……
  从敞开的窗户往里看,仅见一桌一凳一床,桌上点一盏黑乎乎的油灯,勉强照亮着三尺之间。长凳上搁一个缺个口的粗瓷碗,碗里盛着八九个罗汉豆子。一个身着破旧长袍,须发散乱,望之四十来岁的男人蹲在边上,一边照料着身前的小泥炉,一边与对面床上躺着的十几岁少年说话。
  他说一口带着吴侬腔调的官话,声音嘶哑道:“潮生啊,你且坚持一些,待为父煎好药,你服过便可痊愈了也。”
  床上那少年心中轻叹一声,暗道:‘这该是第三十遍念叨了吧?’但知道是为自己着急,也就不苛责他了。微微侧过头去,少年看到那张陌生而亲切的脸上,满是汗水和急切,心中顿感温暖。知道一时半会他也忙不完,便缓缓闭上眼睛,回想着近日来发生的不可思议。
  他本是一名年轻的副处长,正处在人生得意的阶段,却在一觉醒来,附身在这个奄奄一息的少年身上。并在少年神魂微弱之际,莫名其妙地与之融合,获得了这少年的意识和记忆,成为了这个五百年前的少年。
  是庄周还是蝴蝶?是原来的我还是现在的沈默?他已经完全糊涂了,似乎既是又是,似乎既不是也不是,或者说已经是一个全新的沈默了吧。
  事情就是这样荒诞,然而却确实发生,让他好几天无法面对,但后来转念一想,反正自己是个未婚的孤儿,无牵无挂,在哪里不是讨生活?再说用原先的副处级,换了这年青十好几岁的身体,似乎还是赚到了。
  只是突然生出许多属于那少年的情感,这让他有些不适应。
  适者生存,所以一定要适应。沈默这样对自己说道。
  ※※※
  一旦放开心怀,接受了新身份,一些属于那少年的记忆便潮水般涌来。他知道自己叫沈默,乳名唤作潮生,十三岁。是大明朝绍兴府会稽县永昌坊沈贺的独子。
  要说这沈贺,出身绍兴大族沈家的旁支,家境尚算小康,自幼在族学中开蒙,学问那是很好的。十八岁便接连考中县试、府试、院试,成为一名每月领取廪米的廪生――廪生就是秀才,但秀才却不一定是廪生,因为只有考取一等的寥寥数人能得到国家奉养。
  能靠上这吃皇粮的秀才,沈贺很是给爹娘挣了脸面。
  然而时运倒转、造化弄人,沈相公从十九岁第一次参加秋闱开始,接连四次落第,这是很正常的事情,因为江浙一带乃是人文荟萃之地,绍兴府又拔尽江南文脉。余姚、会稽、山阴等几个县几乎家家小儿读书,可谓是藏龙卧虎,每年都有大批极优秀的读书人应举。
  名额有限、竞争残酷。像沈相公这样的,在别处早就中举了,可在绍兴这地方,却只能年复一年成为别人的陪衬。后来父母相继过世,他又连着守孝五年,等重新出来考试的时候,已经三十好几,应试最好的年纪也就过去了……
  可沈秀才这辈子就读书去了,不考试又能作甚?他不甘心失败,便又考了两届,结果不言而喻,空把的大好光阴都不说,还把颇为殷实的家底败了个干干净净,日子过的极为艰难,经年吃糠咽菜,见不到一点荤腥。
  去年夏天,沈秀才的媳妇中了暑气,积弱的身子骨竟一下子垮了。为了给媳妇看病,他连原来住的三进深的宅子都典卖了。结果人家欺他用急,将个价值百两的宅子,硬生生压到四十两,沈秀才书生气重,不齿于周借亲朋,竟真的咬牙卖掉了房产,在偏远巷里赁一栋廉价小楼,将老婆孩子安顿住下,给媳妇延医问药。
  结果银钱流水般地花出去,沈默他妈的病却越来越重,到秋里卧床不起,至年前终于阖然而逝。沈贺用剩下的钱葬了妻子,却发现连最便宜的小楼都租不起了,爷俩只好‘结庐而居’。
  当然这是沈相公的斯文说法,实际上就是以竹木为屋架,以草苫覆盖遮拦,搭了个一间到底的草舍。虽然狭窄潮湿,但总算有个窝了不是?
  这时一家人唯一的收入来源,便是县学发的廪米,每月六斗。按说省着点,勉强也能凑合,但‘半大小子,饿死老子’,沈默正是长身体的时候,食量比他爹还大,这点粳米哪能足够?沈秀才只得去粮铺换成最差的籼米,这样可以得到九斗。沈默再去乡间挖些野菜、捉些泥鳅回来,这才能刚刚对付两人的膳食。
  ※※※
  俗话说祸不单行,一点也不假,几天前沈默去山上挖野菜,竟然被条受惊的毒蛇给咬了小腿,被同去的哥儿几个送回来时,已经是满脸黑气,眼看就要不行了。
  后来发生的事情,沈默就不知道了。当他悠悠醒来,便发现自己已经置身于一间阁楼之中。虽然檩柱屋顶间挂满了蜘蛛落网,空气中还弥散着一股腐朽酸臭的味道,却比那透风漏雨、阴暗潮湿的草棚子要强很多。
  正望着一只努力吐丝的蜘蛛出神,沈默听父亲道:“好了好了,潮生吃药了。”便被扶了起来。他上身靠在枕头上,端量着今后称之为父的男人,只见他须发蓬乱,脸色青白,眼角已经有了皱纹,嘴角似乎有些青淤,颧骨上亦有些新鲜的伤痕。身上的长袍也是又脏又破,仿佛跟人衅过架,还不出意料输了的样子。
  见沈默睁眼看自己,沈贺的双目中满是兴奋和喜悦,激动道:“得好生谢谢殷家小姐,若没得她出手相救,咱爷俩就得阴阳永隔了……”说着便眼圈一红,啪嗒啪嗒掉下泪来。
  看到他哭,沈默的鼻头也有些发酸,想要开口安慰一下,喉咙却仿佛加了塞子一般,一个字也说不出来。
  注意到他表情的变化,沈贺赶紧擦擦泪道:“怎么了,你哪里不舒服吗?”见沈默看向药碗,沈贺不好意思道:“险些忘记了。”便端起碗来,舀一勺褐色的汤药,先在嘴边吹几下,再小心的搁到他嘴边。
  沈默皱着眉头轻啜一口,却没有想象中那么苦涩,反倒有些苦中带甜。见他眉头舒缓下来,沈贺高兴道:“你从小不爱吃药,我买了些杏花蜜掺进去,大夫说有助于你复原的。”便伺候着他将一碗药喝下去。
  ※※※
  用毛巾给沈默擦擦嘴,再把他重新放躺,沈贺很有成就感的长舒口气,仿佛做完一件大事一般。这才直起身,将空药碗和破碗搁到桌上,一屁股坐在凳子上,疲惫的弯下腰,重重喘一口粗气。
  沈默见他盛满一碗开水,从破碗中捻起三粒青黄色的蚕豆,稍一犹豫,又将手一抖,将其中两粒落回碗中,仅余下一颗捏在手中。
  端详那一粒豆子许久,沈贺闭上眼,将其缓缓送入口中,慢慢咀嚼起来,动作极是轻柔,仿佛在回味无穷,久久不能自拔。
  良久,沈贺才缓缓睁开眼,微微摇头赋诗道:“曹娥运来芽青豆,谦裕同兴好酱油;东关请来好煮手,吃到嘴里糯柔柔。”
  沈默汗颜,他从来不知道,原来吃一个豆也会引起这么大的幸福感。
  见他流露出不以为然的神情,沈贺轻抿一口开水道:“潮生,你是没有尝到啊,这豆肉熟而不腐、软而不烂,咀嚼起来满口生津,五香馥郁,又咸而透鲜,回味微甘,若能以黄酒佐之,怕是土地公公都要来尝一尝的。”
  ‘土地公就没吃过点好东西?’沈默翻翻白眼,却被沈贺以为在抱怨他吃独食,连忙解释道:“不是为父不与你分享,而是大夫嘱咐过,你不能食用冷热酸硬的东西,还是等痊愈了再说吧。”
  沈默无力地点点头,见沈贺又用同样的速度吃掉两颗,便将手指在抹布上揩了楷,把一碗水都喝下去,一脸满足道:“晚饭用过,咱爷俩该睡觉了。”
  沈默的眼睛瞪得溜圆,沈贺一本正经道:“圣人云:‘事不过三’,这第一次吃叫品尝,第二次叫享受,第三次叫充饥,再多吃就是饕餮浪费了。”说着朝他挤眼笑笑道:“睡吧。”便吹熄油灯,趴在桌子上睡了。
  因为这屋里只有一张单人床……


第二章 一梦五百年(中)
  沈默不能入眠,他借着幽暗的天光,端详着趴在桌子上的父亲,心中久久无法平静。
  他不是为眼前的衣食发愁,虽然这看起来是个大问题,但有这位父亲在,应该不会让自己活活饿死吧。
  他更不是为将来的命运发愁,他相信只要自己恢复健康,命运就一定在自己手中。不管身处何时何地,他相信自己一定行。
  他睡不着觉的原因,说出来要笑掉一些人的大牙――他为能有一个关爱自己的父亲而兴奋不已。也许是性格的融合,也许是心底的渴望,他对这个一看就是人生失败者的父亲,除了称呼起来难以为情之外,竟然一点都不排斥。
  前世的孤独和无助深刻的告诉他,努力奋斗可以换来成功和地位,金钱和美女,却惟独换不来父母亲情。那是世上最无私、最纯粹、最宝贵的东西啊,可他偏生就从来不曾拥有。
  现在上天给他一个拥有的机会,这对于一个自幼便是孤儿,从未享受过天伦之乐的人来说,简直是最珍贵的礼物!
  所以沈默决定放开心怀,努力地去接受他,去享受这份感情……
  ※※※
  一夜在胡思乱想中度过,不知不觉天就亮了,小鸟在窗台上叽叽喳喳的觅食,也把趴在桌上的沈贺叫醒了。他揉揉眼睛,便往床上看去,只见沈默正在微笑地望着自己。
  沈贺的眼泪一下子就夺眶而出,起身往床边跑去,却被椅腿绊一下,踉跄几步,险些一头磕在床沿上。他却不管这些,一把抓住沈默的手,带着哭腔道:“天可怜见,佛祖菩萨城隍爷保佑,终于把我儿还我了……”
  沈默用尽全身力气,反握一下他的手,嘶声道:“莫哭……”虽然已经接受了,但‘爹爹’二字岂是那么容易脱口?
  沈贺沉浸在狂喜之中,怎会注意这些枝节末梢,抱着他哭一阵笑一阵,把个大病未愈的潮生儿弄得浑身难受,他却一味忍着,任由沈贺发泄心情。
  过一会儿,沈贺可能觉着有些丢脸,便擦着泪红着眼道:“都是爹爹不好,往日里沉迷科场,不能自拔,结果把个好好的家业败了精光,还把你娘拖累死了……”一想到亡妻,他的泪水又盈满眼眶,哽咽道:“你娘临去的时候,千叮咛,万嘱咐,让我
内容仅供免费学习交流,不得用于任何商业用途
© 2018 aishu.online, Inc. All Rights Reserv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