高老庄 - 作者: 喜了 aishu.online在线阅读 ">

高老庄  第1页

简介: 高辣文!慎进!!
高家有俩妞儿,却是天壤之别.妹妹天上的人,漂亮得过分;姐姐凡间的人,丢人堆儿里,晃一眼就消失的那种.除了那双眼睛,顾盼左右时有些二三十年代的精致——不过,赶上"间歇式失忆痴呆中",连这点精彩都没有了……再加上偶然性结巴,也算小半个残疾人,所以,人霉点,自卑点,也算正常.不过,她的性子是有点别扭的.然而,却看不是美人的姐姐如何收获一队红色部队!这是一段野史,博君一笑而已。


第一部 暗渡陈仓

正文 1


第一章

华中科大同济医学院体育馆,今日沉痛肃穆。

一生爱国爱民、视病人为亲人、为医学事业作出贡献的我国著名医学家卓旋院士离我们而去。200*年6月16日8时46分,卓旋院士因病抢救无效,不幸离世,享年56岁。

上万人从四面八方赶来,送别这位人民医学家最后一程。

体育场内,灵堂正中悬挂着卓旋院士的彩色遗像,面带亲切笑容的卓旋宛若生时。遗像两边的挽联上写着“勤绩伟业名垂千古,卓氏风范浩气长存”。卓旋院士静静躺在百合、松枝、菊花之中,身上摆放着她生前最喜爱的玫瑰。

教育部部长,卫生部党组书记亲自出席了这次遗体告别仪式。党和国家领导人发来了唁电并敬献了花圈花篮。卓旋院士生前学医经年的德意志联邦共和国发来了唁电。



卓旋就两个女儿,却通常只闻小女儿高狳。

此高狳小女,不得不感叹一声,真乃一妙人也。

首先,漂亮得过了分。脸蛋儿,身材,只应天上有。

其次,脑袋瓜子着实过人,北京外国语大学毕业,现在外交部。据说,有望高升中南海,常伴领袖左右,做随身翻译。

高狳小女形象醉人气质佳,此时母亲离世,悲伤沉痛,静立在母亲一旁,独自接受众人的慰问。除此,好像大事小事一切都是去过问她,简单而言,这等场面,全靠高狳小女一人撑起,独掌一片天!

却,游刃有余。

高狳小女绝佳的交际风范得到了很精致的诠释。上上下下,左右逢源。无一不啧叹,得此女,堪比一生求得大福大旺。

高家还有一大女,高犰,但,多数人只知其名未见其面,想象着,估摸也是一妙人吧。

说个实话,不否认这来得绝大多数同志是来送别医学家的,也不可否认,这来的小范围熟人是来瞧高家人的。

这一个风华绝代的鳏夫,一个美妙羡人的小闺女,哦,还有个面儿都没见过的大闺女,―――――庄严肃穆里,别有一番期待。

正文 2

“嗯,今天这场面霸道,瞧瞧院长书记都来守灵了。”

“那是,你也去搞个最年轻的院士,身后也是这个架势。”

“咳,英年早逝英年早逝哇,这病得上了身,菩萨都救不了,卓旋一辈子救了那么多人的命,自己一条命是无论如何也吊不回来了。”

“说起来卓主任真是个好人,温柔亲近,又没脾气,完全一块学术料。这要不走,下届院长都有得她当。”

“诶,这又谁来了?――”

“不认得,估计又是哪个大官儿,卓旋是许多高层的保健顾问医生。”

窃窃私语。这种大场面也免不了人家几句议论。医学界的泰斗乾坤都来了,简直要看花人的眼,所以,也没几多人看到高狳在一人对她耳语后匆匆走向了后厅。

后厅,有点情绪浮躁,主要是一人的情绪牵动众人。

“爸爸,还没有找到?”


“这犰犰上哪儿去了!!今天是她妈妈 的遗体告别式啊,这她要没赶上―――犰犰要哭死。”


高狳一蹙眉,一手较英气地微叉腰也翻出来自己的手机,“啧,这样吧,我找公安局的同学―――”


高狳恨不得翻白眼儿,“同学,是我的同学,私人关系!”


高狳吸了口气,不过还是点了点头。




就见他突露喜色,连连点头,

“麻烦您了,麻烦您了,我现在就去接―――哦,多谢多谢,那您直接就把她送到同济医学院体育馆后侧门好不好,―――谢谢谢谢―――”


高狳后面跟着,挺不耐烦,不过,步子不敢耽搁,“您总说的轻巧,我姐她也得愿意让我牵撒―――”

有几位跟着这对父女跑出去了,有几位留下了继续处理一些事务。都摇头哇,咳,高家这可怜见的大闺女哇,这可咋办好!!

巡警就在航空路附近“捡”到的高犰,当时她也是会晕,正好晕到警车前。人巡警又惊又奇:哟嚯!这“闯猴子”的胆子大啊,敢“闯”警车!

“闯猴子”,武汉话,就是北方人说的“碰瓷”。现在有这样一类“职业”嘞,见着好车就倒,讹你个仙乐飘飘,有可能后半辈子都不愁咯。

却下来一瞧,慌了神。哪里是“闯猴子”,人真晕了!不过,有个稀奇事,这个女人的脖子上框着个蛮灵巧的银牌牌,上面规规矩矩写着:

我叫高犰,我父亲的电话***********,我母亲的电话***********,我妹妹的电话***********。

警察叔叔觉得蹊跷,难道这女的经常晕倒?

摇了摇,诶,这女的迷迷糊糊还慢慢醒过来了,问她,你没事儿吧?

她一幅痴不痴呆不呆的,好像才睡醒,

“诶,你没事儿吧!”警察叔叔又问了一遍,

她茫然扭过头看着他,好像天外来客,“这哪儿?我是谁?”

真不像装的!因为这女人就是一副痴呆样儿,而且胆儿特小,一看清楚是警察,有种本能般的“做贼心虚”,不想把她那眼神理解成“贼眉鼠眼”,可是她就是“我没犯罪我怕你你别抓我”!

警察叔叔很理性,先拨通了第一通电话,响一声就接通了,而且,非常干脆,“我是高犰的父亲”,似乎语气特别着急!

看这女的快三十了吧,有这毛病也够她爹娘受的。

同济医院就在航空路嘛,警察叔叔转个弯儿就到了。

一到才发现,这里有大事件,好多同事都在这里维持秩序呢,原来今天是“同济一把刀”遗体告别式啊。更叫警察叔叔吃一惊的是,这快三十岁的大姐竟然有个这样极品的爹!

“谢谢谢谢,给你们添麻烦了―――”

“失忆大姐”还坐在警车里呢,她的极品爹亲自躬身进去就把她扶出来,“失忆大姐”象个跟丢了鸡妈妈 的小鸡,茫然下了车,茫然看着这些人。

警察叔叔很负责任,

“你们怎么证明是她亲人咧?”

极品爹一切都准备好了,连忙拿出他的身份证,还有“失忆大姐”的身份证,还有他家户口薄,“这是啥啥啥,这是啥啥啥”一一接受警察叔叔的“检阅”。

警察叔叔是放心了,不过,还是没憋住,

“她,她这是啥病啊?”

极品爹牵着依然好像茫然痴呆的“失忆大姐”,

“咳,她小时候脑袋开过刀,间歇式失忆,过两个小时就好了。”几心疼地看着自己的闺女儿喏,

“那还是别让她到处走比较好,这外面也危险,你看她这样一点儿防备都没有―――”

诶,警察叔叔这一说,极品爹好像还有点不高兴了?好像,好像你在歧视他闺女儿,脸色有点沉,

“她没大碍,好的时候跟一般人一样,就是受了刺激,这不她妈妈刚去世―――”

眼见着老爸开始嘎得不听见地要“护短”了,咳,平时再神仙一人,就见不得你说他大闺女半个不好!

高狳这个时候非要出来做“结束语”了,否则,这外面比里面热闹。

“谢谢您,我姐麻烦您们送回来了,我妈妈刚去世,里面还在办丧事―――”

美女真挚一言,警察叔叔情绪仿佛都跟着低落了。望着极品爹牵着失忆大姐走进去,再看看这美女,又是一感叹,是一个娘肚子里出来的吗?怎么如此―――天壤之别呀。

正文 3

没骗人,着实天壤之别。

妹妹天上的人,姐姐凡间的人,丢人堆儿里,晃一眼就消失的那种。除了那双眼睛,顾盼左右时有些二三十年代的精致,―――哦,赶上“间歇式失忆痴呆中”时,连这点精彩都没有了。就完全一凡人。

能力也平淡。当然隐性基因还是遗传好的,武汉大学毕业,就着国家“大学生下基层”的好政策,相当于考上了公务员。现在在珞珈山街珈智社区居委会,一名普通办事员。

平日里高犰同志很内向,话不多,说快了还结巴。朋友也不多,唯有一闺蜜,还是她妹高狳的死对头。叫荷兰。

高狳妹妹是天才,荷兰妹妹也是天才。

荷兰妹妹现在的正式职业是“枪手”,就是专替人考试那种。各类“考种”荷兰妹妹都有涉及,心情好时,小学生作业也代写。

荷兰妹妹不缺钱花,因为赶着自己脸蛋儿“稚嫩”那会儿,荷兰妹妹很干了几票,连续五年高考复读。干嘛?专门为那些“培训机构”做广告呗。

人家第一年高考,六百多分,清华,不上,复读,去了一所培训机构,第二年又高考,又六百多分,这下,全算在培训机构的“功劳”上了撒,荷兰妹妹净赚十万。如此反复,五十万,一套小户型回来了。

荷兰妹妹“最鄙视”高狳。她总说,你这妹妹才应该叫“高犰”,高俅,高太尉转世,欺良霸善,心肠是黑的!

高犰肯定不信,从小到大,她就羡慕妹妹,望着妹妹的脸蛋儿都能流口水。而且,这个世上,高犰只敢对四个人发脾气,爸爸,妈妈,高狳,荷兰。你想,高狳要是高太尉,以高犰芝麻大点的胆儿敢冲她吼?所以,高犰认定妹妹是个好孩子,荷兰和妹妹之间的不对盘也只是“既生瑜何生亮”般的“生不逢时”之怨罢了。

高犰同志有这么个“间歇式失忆症”,再加上偶然性结巴,也算小半个残疾人,所以,人霉点,自卑点,也算正常。不过,在家里,说实话,高犰同志性子是有点别扭的。就是因为高犰同志出生时脑子就有问题,即使,给了二胎的指标,她爸爸妈妈坚决不放弃,还是为她动了手术。这毛病一多,爸妈反而更疼死,有点宠出些小性子。

当然,这只是在家人面前。在外人跟前,高犰同志软蛋儿极了,屁不敢放一个!

这是正常时候的高犰同志。
内容仅供免费学习交流,不得用于任何商业用途
© 2019 aishu.online, Inc. All Rights Reserv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