芙蓉里  第1页

简介: 冲冠一怒为红颜,红颜却是为了钱。男主:骗我可以,注意次数。女主:诶,你哪位?
正经版文案:
十年前沐王府惨遭灭顶之灾,十年后燕京九道巷口芙蓉里多了个少年郎。在齐国燕京最肮脏的地方长大,阿沐最常说的话就是,明日何其多,及时要行乐。她爱色贪财,天生神力又有一双妙手,明地里是芙蓉里头牌的拖油瓶弟弟,暗地里换了无数头脸,拿人钱财与人消灾,专门干着后宅里不能说的勾当。直到有一天为了两根金条,她翻进了晋王府……擦,踢到铁板了!


【作品简评】
战国时期,各国纷乱不休,赵国国公府一夜之间遭遇灭顶之灾,一对姐妹花流落齐国相依为命。姐姐命运凄惨沦落为芙蓉里的头牌妓子,妹妹阿沐从小机灵可爱,机缘巧合被人收养,自此女扮男装长大成人,为救阿姐为报家仇,她几次勇闯龙潭虎穴,与仇人斗智斗勇。也光复了国公府声望,也上战场所向披靡,当然了,也遇见了冤家男主。正所谓有恩的报恩,有仇的报仇,只是三番五次弃他于不顾,男主怒火中烧,上演了好一番你跑我追你躲我抓的古代霸道深情戏码。本文人物特点塑造鲜明,女主潇洒男主情深,文中情节悬念环环相扣,行文流畅高潮迭起,十分有可读性,是值得一读的好文!
=====================



第1章 楔子

风和日丽,是个好天气。
齐国燕京的南大街上面,锣鼓喧天,一队迎亲的车队行得很慢。新郎官骑马在前,他高大清俊却并非是弱冠男儿,一看就三十好几了。却说那八抬大轿当中,新娘子也是个极重感情的,看热闹的老百姓无不啧啧称奇,要说这一对新人,真是鱼水深情,不改初心。
这个故事讲起来,那叫一个感人。
谁也不知道怎么回事,当时重伤的小将军稀里糊涂地失去了记忆,后来被沐家军所救,机缘巧合又以入赘之身娶亲生子,娶的不是别人,正是沐王府的千金。
这一立下奇功,返回齐国,齐国亲人无不痛哭流涕,爹娘大摆筵席,兄弟姐妹奔走相告,多年分离终于团聚,唯一的遗憾就是当年他青梅竹马的未婚妻林小姐,已经另嫁他人,孩子都生俩了。
谁也没想到,当这一对苦命鸳鸯当街遇见以后,是抱头痛哭。然后回家以后一个是非卿不娶,一个是非君不嫁,当然青梅已经嫁过了,非但嫁了,还嫁给了情圣一样的晋王李颢,他宠妻如命,禁不住爱妻苦苦哀求三番五次寻死,就休书一封也成全了她。
时隔十八年以后,林小姐抛夫弃子,赵小将军变成了赵大将军,厚礼相聘,就在这个冬天造就一段旷世奇缘。
然而,就在百姓们指着那当街走过的迎亲队伍津津乐道的时候,被堵在街口的一辆马车里面,又是另一番光景,车里满满挤着十几个孩子,有男有女,因为车门都被锁着生怕气不通,车窗的帘子却是挂了起来,两边两个小小的方口就是唯一能流通空气的地方,车内臭烘烘的气味熏人。
鼓乐声十分欢快,车夫停车在街口躲避。
外面有人嚷嚷着赵大将军撒圜钱了,车内靠近窗口的少女破衣烂衫,蓦然抬眸。
她尖尖的小脸我见犹怜,只双眼黯然无神,呆呆地看着外面,任冷风吹过她的脸,似是也对那迎亲的队伍产生了好奇,动也不动。片刻,就在迎亲的队伍走到街口的时候,从她的怀里拱出一个小脑袋瓜来,这小的也就三四岁的模样,一双大眼睛眸色如墨,巴掌大的脸上还有两个小梨涡,她短短的头发扎着个小小辫,相较少女而言,衣衫干净整齐被一个略大的棉衣裹成了个肉团。
冷风一吹,她顿时打了个冷战,搂住少女的脖子:“阿姐,我冷。”
少女连忙把她搂紧了,刚要把小人按回怀里去,却发现这孩子脸上的温度已经滚烫了,怪不得迷迷糊糊睡了这么久,她抱得更紧了些,在小家伙的额头上面亲了一口:“阿沐乖,再忍忍。”
小阿沐被一声欢呼声吸引了去 ,这就扭头看了一眼。
只一看,她就瞪大了眼睛,那黑葡萄一样的眸子里映着一身红,小手就来拍少女:“阿姐快看,他……”
一个爹字还未全说出口,少女立即掩住了她的口舌:“阿沐!”
就在这个时候,高头大马上面的人已经走过,多日来逃亡地辛酸苦辣一下全都涌上心头,小姑娘的眼泪滴滴答答就落在了姐姐的手上,她幼小的心里早已燃烧了一场大火,恨不得将眼中的男人也烧死了一了百了!
这辈子她也忘不了,因为母亲私自放走了爹爹,外祖父罚母亲在祠堂跪着。
她不知道爹爹为什么一定要走,临走前还亲了他一口。
后来起风了,电闪雷鸣又不等大雨倾盆,沐王府先是走水了,半夜时候阿沐被雷声惊醒,却惊见窗口处站着一个脸色狰狞的恶人,跳进窗来要杀她。幸好奶娘护住了她,然后有侍卫冲进来打杀了起来,冲天火光当中,姐姐沐剑英拉着她跑去找母亲,母亲只对着她们说了六个字,然后两个全都推进了暗道门里。
她说的是:去齐国,找你爹。
姐妹二人刚进了暗道门里,就又有人杀了进来,阿沐亲眼看见黑衣人把长剑插入了母亲的身体里去。
她叫不出来,姐姐一只手紧紧捂住了她的嘴巴,她也看不见了,姐姐的泪水流在她的脸上,另一只手遮住了她的眼,然后就什么都不知道了,火光吞噬了一切,一夜之间,她们姐妹从沐王府的千金小姐,变成了无名无姓的可怜虫。
逃亡的日子里,也断断续续地听说了这齐国赵大将军的故事。
至于他之前在沐王府的老婆孩子,有那样灭门之灾的遭遇,多数人都是幸灾乐祸地说上一句十分大快人心!
说来说去都是大快人心。
外祖父母,小姨舅舅都不知道怎么样了,姐姐艰难地告诉她,发生的这一切,都因为爹爹,是他害了沐王府,害死了母亲。想到母亲临死之前的惨状,说起亲爹来,她都恨不能吃他的肉,喝他的血!幼小的阿沐牢牢记在了心里,后来一直有人追杀,姐妹二人九死一生,阴差阳错被容娘救起,到底还是入了齐国,这是谁也没想到的。
南大街的迎亲队伍走过以后,老百姓多半也跟了过去看热闹,车夫伸手压低了斗笠,这就挥起了鞭子,车上颠簸一下,很快就离开了这条街。不多一会儿,这辆拉着十几个孩子的马车就奔进了九道巷芙蓉里。
燕京的九道巷鱼龙混杂,是齐国京都最繁华的地段,其中一个最热闹的烟花之地,唤做芙蓉里的,更是艳名远扬。
车上十几个孩子全都被拽下了车,车夫提着马鞭吆喝着,在里面挑挑拣拣东扒拉两个,西扒拉两个,最后只剩下了沐家姐妹两个人。北风吹过,天空也飘起了雪花来。
很冷,这时候从里面又走出一个男人来,他一身华服,只脸色苍白。
打眼一看还能在额角上看见两道疤痕,眉宇间却是和和气气的。
车夫立即上前,弯下腰来作揖:“三爷,这俩雏儿就是容娘送来的。”
被他称作三爷的男人站在了沐家姐妹的面前,一开口是嘶哑的破锣嗓子:“姿色可取,容娘的眼光不错。”说着伸手捏住了沐剑英的下颌,来回看了看她的脸:“孩子,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吗?”
沐剑英抬眸,眸中尽是恨恨地决意:“知道,你护我姐弟周全,刀山火海任大人差遣。”
芙蓉里是暗巷烟花之地,正因为知道这是哪里,所以才更想护住妹妹,让她以男孩儿的身份活下去,长大了再找机会脱身。
也只有在这种地方,才能暂时躲避两国追杀,日后伺机报仇雪恨!
可是,姐弟?
眼前的这小不点,容娘早就有信过来说是个丫头了。
男人尾指的指甲很尖,这就划过了少女的脸,一道血痕顿现,站在她旁边烧得迷迷糊糊的阿沐看见了,疯了一样冲过来,狠狠地推着男人,小胳膊小腿力气倒是不小:“你放开我阿姐!”
他竟然被个四五岁的孩子推开了,男人勾起双唇,这就蹲下了身子来:“哟,力气还不小,芙蓉里可不养吃闲饭的,你阿姐我能留下,你都会干什么啊,说来听听?”
沐剑英一把将妹妹护在身后:“容娘和我说大人是活菩萨,想必大人家里也有儿女,能知道小女带着弟弟的难处,求大人……”
话未说完,男人的声音已经冷了下来:“我没有儿女,我也并非什么活菩萨。”
他眼一挑,额角上面的两道伤疤突现狰狞,就连旁边站着的车夫都打了个冷战,缩了缩脖子。
想也知道自己说错话了,少女紧张起来,抿着唇握紧了妹妹的手,索性破罐子破摔倔强地扬起了脸:“反正我得和我弟弟在一起,不然宁可死一起也算一了百了!”
她毕竟还是个十四岁的小姑娘,其实说这话也多是绝望之中生出的气话。
可如今母亲不在身边,撒娇又能给谁看去,说着说着眼泪就掉下来了,对面的男人皱眉,顿生厌色。
世道就是这样的,男女有什么分别,两个小姑娘既然进了芙蓉里,那将来就是芙蓉里的姐儿,这一点勿需置疑。他瞥了眼身边的车夫,刚要叫他给这两个都和那些个雏儿扔一起去,就在这个时候,小阿沐从姐姐后面探出头来:“你没有儿子,那我给你当干儿子!”
她眨巴着眼睛,对着他笑了,唇边的梨涡若隐若现:“行吗?”
男人怔住,随即哈哈大笑起来,破锣一样的嗓子嘶嘶着。
也许当时是因为这孩子的小脸太过干净了,也许是她笑得太可爱了,鬼使神差的,他这就对阿沐招了招手。
如此,从前有个叫做沐剑宁的小姑娘,就真的变成了阿沐。
而芙蓉里十三年间风云变幻,变得最大的,就是阿沐长大了,真的成了翩翩少年郎。

第2章

这十二三年六国剩下四国。
齐赵这些年打来打去竟然摒弃前嫌,握手言了和。
今年春赵国太子扶苏以质子身份入住燕京,自此两国结盟,再无战乱。
入夏了,天气燥热。
灵山寺钟声响起,僧人们开始念经。
夜色下,后山野地里漆黑一片,连天上的月亮都躲进了云层里,在这伸手不见五指的晚上,一个小山包的后面忽然燃起了篝火。
简易的叉棍,上面有四个红薯一字排开,一只修长纤细的手正挑着火花,姿态闲雅。
火苗经他一挑,一下窜了起来。
解开女子襦裙换上衣裤,打开女子发辫又重新拢起长发,火光下能看见他当真是眉如墨画,面若桃花,一身青衫姿态风流,是副少年装扮。他就坐在草地上面,一边烤着红薯一边还哼着歌,依旧是老规矩不留一点痕迹,脱下来的衣裙连着脚边扯下来的薄面皮,伸手就扔进了火
内容仅供免费学习交流,不得用于任何商业用途
© 2018 aishu.online, Inc. All Rights Reserv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