二货娘子 - 作者: 雾矢翊 aishu.online在线阅读

二货娘子  第1页

简介: 如翠姑娘是个幸运值爆表的二货,然而她唯一不幸运的一件事就是绊了次脚,莫名其妙地给当朝镇国公之子挡了一刀,然后造成了一段姻缘。于是,在众人眼中,她飞上枝头变禽兽,被镇国公之子三媒六聘娶回家,开始与美男没羞没臊的性福生活。你说不相配?淡定,她有相公力挺,谁敢说他们不配?你说要讲道理?没事,她最讲道理了!


【编辑评价】

如翠是个幸运值爆表的二货,生平唯一不幸的一件事就是绊了次脚,莫名其妙地给当朝镇国公之子挡了一刀,然后被许与镇国公之子温良为妻。从一个丫环变成官夫人,世人的冷眼,夫家的刁难质疑,皆让这条官夫人的路走得艰难,而幸运的是,她嫁了个聪明绝顶的相公。

此文以略为夸张的文笔叙述了一个轻松幽默的故事,女主的运气及行事方式往往能扭转局势,让不好的事情往一个微妙的地方发展。行文中略有不足之处,文笔稍嫌稚嫩。



☆、第 1 章

  晨曦的光渐渐升起,笼罩在雾气中的京城渐渐地有了人声。
  
  镇国公府东厢院,几乎一宿未眠的老镇国公看着窗外枝头上挂着的寒露,想起今天是什么日子,不禁深深地叹了口气。
  
  “老爷,还在为良哥儿的事愁心么?”镇国公夫人秦氏柔声问道,将一件披风披在丈夫肩膀上。
  
  镇国公点头,五十未到的人,但看起来已经有了老态,头发都有部分花白了。他摸了摸下巴上同样花白的胡子,叹道:“那个孽子……何时才能懂事一些,不要让我这老父为他事事操心?”
  
  “老爷,你这话就不对了。”镇国公夫人笑道:“依妾身看来,这京里可没有多少个男儿郎能有良哥儿这般成就了,他年纪轻轻,已被皇上封为太师,他日封了太子,他可是太子师傅。”等皇帝西去,太子登基,温良可是将来的帝师。
  
  听到这话,老镇国公嘴角翘了翘,努力使自己看起来不过于得意。儿子有出息,老子面上也有光。
  
  镇国公夫人继续道:“而且良哥儿今年二十有四,平常男子到他这年龄早已是几个孩子的爹了,他好不容易决定成婚娶个妻子回去持家传宗接代,老爷您应该为他高兴方是。况且这桩婚事,还是皇上亲自指婚,深得圣意,有谁敢说一句不是?”
  
  镇国公听罢却怒道:“若不是他进宫向皇上求旨,今天这新娘子就会是个名门世家之女!你瞧瞧他娶的是什么女人?那种身份的女人,不是给我温家抹黑么?我温家岂能娶这等身份低劣的女人进门?”
  
  镇国公夫人劝道:“老爷,您也知道三哥儿的脾气,这话莫要在他面前说,省得他又同你置气,这些年来,看你们父子俩因为误会越行越远,妾身在看眼里也为你们心疼。良哥儿少时离家,与咱们相处得少,又因远哥儿的事情,他心中有疙瘩,这疙瘩不除,他还是会将咱们当成敌人看待。老爷,这是良哥儿多年来唯一执着的事情,你且忍让他一回罢。而且那姑娘现在是肃王义妹,只要肃王不吭声,谁敢说她一句不是?”
  
  肃王是当今皇帝的胞弟,太后最疼的小儿子,权势滔天,几乎可谓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,身份尊贵无比。而且肃王还有让人最怕的政治手腕,一身气场强大森寒逼人,教人不敢直视。朝中大臣们都有个共识,宁愿去惹皇帝也不要惹着肃王。所以这肃王亲自认的义妹,众人心中虽然不服气,但也只敢在暗地里说说罢了,没人敢明面上说,免得讨不好。
  
  这道理镇国公自然也省得,可是温良是他前妻为他留下的唯一的嫡子,好不容易北越人投降,他从战场归来,立下赫赫功名,他这作父亲的正为他骄傲,想着他婚事蹉跎至今,正巧趁机为他择一名门贵女为妻时,却不料他自己早有安排,当听闻他要娶的对象是谁时,老镇国公承受不了这个刺激差点昏厥过去。
  
  为此事,老镇国公也进宫找崇德皇帝哭诉,使出老人家特有的感情攻击,动之以情晓之以理,就望着皇帝收回成命。可是他哪知肃王预先插手,将那女人认作义妹,再将她的身份告之天下,而朝中之人都知道崇德皇帝是个宠弟一族的弟控,对肃王的话少有反对,所以百般推辞了他的请命,最后被他搔扰多了,反而躲到了哪个娘娘的宫里拒绝他的求见。
  
  老镇国公一时间只觉得孤立无援,冷风凄凉,自嫡子与肃王义妹的婚期被定下后,明白大势已去,开始整天长吁短叹,直到婚礼的前夕,他整夜难眠,辗转反侧,不得不开始接受这一残酷的事实。
  
  可这事实真是剜心挖骨一样难受啊,他唯一的嫡子将来可是要继承镇国公府爵位的,自然值得最好的,却只能娶了个身份低微品行才貌皆不显的女子,如何不教他心痛?更教他心痛的是,儿子越来越大了,越来越像已故的前妻,也越来越不听父亲的话,明明逆反期都过了,为何还这么难教管?
  
  镇国公夫人见他面上愁云满面,心中自有一翻计较。
  
  与丈夫相反,对桩婚事她自是赞成不已的。温良虽然是镇国公府尊贵无比的嫡子,但早年时因一些原因被丈夫赶出家门过,还明言不认那儿子,使得父子俩生了隔阂。以温良的本事及傲骨,镇国公夫人认为他将来绝对不会回来继承镇国公府,估计也不屑于这爵位。届时这爵位说不定会落到长子温允身上,而温允之妻可是她娘家的侄女,自然向着她这个姑妈,可比那肃王义妹好多了。所以怎么看,都是温允继承这镇国公府于她而言比较有利。
  
  镇国公夫人又细细地劝慰一番,镇国公面色稍淡,随着天色大明,方收敛起脸上的情绪,看起来又是那个让人熟悉的老镇国公,一派刚正不阿的模样。
  
  因为今日是镇国公嫡子成亲的日子,府里的下人早早就起来干活了,府里一片张灯结彩,看起来喜庆不已。
  
  镇国公夫妇刚梳洗完时,府中几个年纪比较小的哥儿姐儿随着奶娘过来给镇国公夫妇请安,镇国公夫妇与他们说了几句话后,便将他们打发走了。
  
  “老爷,三少爷过来了。”镇国公夫人身边的大丫环翠薇过来禀报道。
  
  镇国公面上一喜,但很快又抿着嘴,一副黑脸的表情,生硬地说道:“让他进来。”
  
  不久后,一名穿着月白色长袍的男子走了进来,那人一头乌黑墨发如绸,仿佛每一根都充满了光泽韵律,一张俊美的容颜笔墨难言,周身风华,举动容止独秀,温润如玉,一双星眸讳莫如深,淡淡望来,那双桃花眼仿佛溢着满目深情,教他视线所及之人,心跳漏了一拍,似乎那双眸子专注地看着自己,无限深情,竟教房里伺候的丫环们面上生霞,频频偷望又怕主子怪罪。
  
  这是镇国公之子温良,字子修,京城人士多唤他为温子修,素有京城第一美男之称,又因在北越战争上出谋献策立下赫赫功劳,被人称为鬼才军师。
  
  “爹,娘。”温良淡淡地唤了声。
  
  一见他不冷不热的模样,镇国公心中的欢喜散去,也同样严厉着张脸,淡淡应了声。
  
  见气氛不对,镇国公夫人赶紧打圆场,说道:“良哥儿,昨儿可睡得好?若需要什么尽管同娘说。”
  
  镇国公无人今年四十未到,她是镇国公的续弦,又因保养得宜,看起来比实际年龄还要年轻一些,一派笑盈盈的样子,眉目和顺,倒也颇为慈善。
  
  “多谢娘关心。”温良淡淡地说,虽然语气不亲近,但脸上习惯性挂着浅浅的笑纹,并不让人觉得难受。
  
  镇国公夫人见那父子俩似乎完全没有搭话的意思,只能将话权拿过来,关切地问了些平常的琐事后,又说道:“老爷,今日是良哥儿大喜的日子,你也说点什么吧。”
  
  镇国公掀起眼皮看了大厅中央的儿子一眼,淡淡地说:“去准备吧,别误了时辰。”
  
  温良看了他一眼,淡淡地应了声,衣袖微晃,便离开了。
  
  看到他这般干脆地走人,老镇国公顿时又觉得一阵堵气。他虽然不同意这桩婚事,但因是皇上指婚,又是唯一的嫡子的婚事,所以也是上心的。可当一见到这儿子,又什么好话都说不出来,父子俩骨子里都是骄傲要强的,每回见面,虽礼数周到,但话却不多,只会使得两人之间的气氛越来越僵硬。
  
  幸好接下来还有很多事要忙,也顾不得再置气,夫妻俩开始各自忙起来。

☆、第 2 章

  今日是镇国公之子温良与肃王义妹成亲之日,肃王府一大早也颇为热闹。
  
  清晨的雾气弥漫,秋日的寒露高高挂在枝头,在晨曦中折射着清盈的光线。
  
  肃王府西院的一处院落里,其中一间厢房吱呀一声开启,一个修长俏丽的身影走了出来,然后对着院子里沐浴在晨曦之中的花木深吸了口气后,脸上露出了个讨喜可爱的笑容,开始伸伸懒腰扭扭臀部,然后背着手慢慢地在廊下逛起来。
  
  不久后,几个丫环端着盥漱器具悄无声息地从院子外走进来,最前面穿着一袭衣摆袖角绣着花纹的青衣丫环瞧见慢步走来的女子,不由得双目圆瞪,快步走过来。
  
  “小姐,您今天起得可真早!”青衣抿着唇笑道。
  
  另一名穿着淡蓝色衣服的丫环――蓝衣掩嘴笑道:“莫不是今日是小姐出阁的日子,所以睡不着?”
  
  被丫环打趣的女子并不恼,反而露出一个喜俏的笑容说道:“青衣、蓝衣,早安。”然后指了指自己的脸色,问道:“我看起来像是睡不着早起的模样么?”
  
  看着那张容光焕发的脸,丫环们齐齐摇头,心里头不禁暗想,这个世界上有什么能让她睡不着的事情么?
  
  “这就对了!”如翠又笑起来,她的笑脸总让人不由自主地想跟着笑,“对了,你们今天也挺早的。”
  
  看她一脸无知无觉的模样,青衣心里叹息,怨不得王妃叮嘱她无论发生什么事情都要淡定,不然会直接崩溃的:“小姐,你忘记啦,今天是你出阁的日子,王妃已经吩咐,让咱们早点给你打扮,免得误了时辰。”
  
  “诶?需要这么赶么?”
  
  这下子,不只青衣心中抽搐,在场所有的丫环都抽搐起来,几乎给这位二货小姐跪了,同时心里想着,肃王千岁那般严肃的性子,为何会认这种二货作义妹啊?更可恨的是,这个二货今天即将嫁给镇国公之子,当朝皇子太师温良,实在是太可恨了有木有。
  
  大概是看丫环们脸色不对,如翠颇为自觉地说道:“好吧,既然是王妃吩咐的,那么咱们开始吧。”说着,一脸从容就义的表情。
  
  在场的人继续木然,木然地跟着某人一起回房。
  
  ******
  
  当太阳升
内容仅供免费学习交流,不得用于任何商业用途
© 2019 aishu.online, Inc. All Rights Reserv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