重生之美食帝国  第1页

简介: 前一世,母亲下落不明,父亲失踪,未婚夫在功成名就之际对她说,我们还是做下属和上司的好。 这一次,尽得英俊老爹真传,八大菜系,泰国美食,日式料理,法国大餐,一步步,她向着美食之巅走去,一代美食女皇,会当凌绝顶!


第1卷 001 每天的早餐都是鱼翅鲍鱼



抱歉――

男人的声音低沉而富有磁性,宛如最完美的大提琴的低音部,余音绕梁盈盈不去。

苏曼却犹如做了最恐怖的噩梦,浑身大汗淋漓,挣扎着从睡梦中醒来,那样温柔的,让人仿佛沉醉天堂中的声音,说出的话却一句比一句无情,足够把最坚强的人打入地狱。

――抱歉。

――你觉得我们的关系比工作拍档更亲近么?

――我会把盛世转入你的名下。 男人说话的时候语气平静,如同他完成的每一笔商谈,苏曼下意识的抬起手,手指上一片光滑,这才想起来,她已经愤怒的把戴了多年的订婚戒指还给了那个男人。

她单手掩住脸,习惯性的泪流满面,他说她天性寡淡,和她在一起感觉不到爱意,他怎么不想想,若一个女人不爱他,如何会陪在他身边十年!

在旁人看来,她得到一座五星级酒店的馈赠已经是天上掉馅饼了,可一个女人十年的青春本就是无价之宝,她如何能够甘心!

一股眩晕袭来,苏曼的脑袋里一片混沌,年少时的记忆和十几年后打拼的记忆混杂在了一起,让她一时间有些分辨不清今夕何夕。

她记得昨天是她的生日,也是他的婚礼,不知道这是巧合还是意外,总之,在她对他的恨上又重重的加上了一笔。

她没有去参加婚礼,也没有馈赠红包,如果可以选择,她希望把那人用宇宙飞船发射到外太空。

苏曼定制了一个十二层的生日蛋糕,比那人的婚礼蛋糕还要高了三层,十二层蜡烛眩出了一圈圈美丽的烛光,她闭上眼许了三个愿望: 一愿父母健在,身体安康。

二愿萧郎一直是路人。

三愿重回青春年少时。

她的视线落到了床对面的香车美人挂历上,上面清晰的写着2000年八月,苏曼的眼睛蓦然睁大,一下从床上跳起,重新审视着眼前的斗室。

头顶的老式风扇发出吱嘎吱嘎的响声,六坪的斗室闷的像是个蒸笼,对面的衣柜上还贴着歌手周克新的海报,这分明是早在八年前就已经拆迁的旧房子!

脑子里的一团混乱终于理清了头绪,现在,她还是一个正在放暑假的初一生,确切的说,今天就是学校报道的日子。

那现在,岂非是愿望成真! 难以言喻的欢欣从苏曼的心底升腾而起,她忍不住又哭又笑,过了不知道多久,她才渐渐的镇定下来,苏曼握紧拳头,现在是2000年,她才初二,父亲还在,那人也还没出现,一切都还来得及!

回过神来,苏曼爬下了床,顿觉一身黏黏腻腻,看着时间还早,找出了身干净衣物进了卫生间。

烧着燃气的热水器搭配一个半旧的淋浴喷头,苏曼一时间还有些适应不良,匆匆的冲了个热水澡,套上校服,白衬衣搭配过膝的藏青色西服裙,再系上深红领结,让穿惯了职业装的她颇为新鲜。

走到了外面的大屋里,这套住宅本是一室一厅,狭小的一室做了她的卧室,剩下的这一厅兼具了卧室书房和饭厅的功能。

看了眼凌乱的大床,苏曼也没心思去整理,直接在餐桌前坐了下来,上面摆好了两个碟子,又用盘子扣着,她先轻车熟路的盛了一碗白粥,不慌不忙的把盘子拿下去,里面一碟红油肚丝,一碟凉拌萝卜丝,一红一绿,搭配着白粥,看的人特别有食欲。

苏曼举起筷子,眼眶不自然的湿了,很多年没吃过父亲亲手做的早餐了,很多事情,习惯以后只道是寻常,当失去时才知道怀念。 粥又糯又香,肚丝十分有嚼头又不会太难下咽,萝卜丝清脆爽口又腌制的极为入味,普通的小菜却做的味道极赞。

苏曼吃完饭,习惯性的看向了饭锅的上层,那里是一个小小的笼屉,蒸着一小盅的原汤。 记忆里,从她记事起,每天就这么一盅汤,从来没有断过,到了初中时,终于厌倦了,每次都被她偷偷倒掉。

苏曼小心翼翼的端出了汤盅,掀开盖子,一股鲜香扑鼻而来,她深深的吸了一口气,轻轻的舀了一勺子,汤一入口,她立时变了颜色,这个味道―― 她以前不仅仅是一名优秀的经理人,同时也是一个美食点评家,在一本国际性的美食刊物中开辟有专栏,口味不可谓不刁。

她一口吃出了这盅汤是一种药膳,只是做汤的人手艺极好,所以几乎化去了所有的药味,剩下的只有淡淡的清香。 现在还看不出来什么,再过十年,一批新贵随着电子科技发家,再一批人靠着投资房地产起家,国内的有钱人越来越多,这些人有了钱,自然而然的便把目光投向了养生之道。

药膳就是趁着那一股东风火起来的,很多星级酒店都推出了独特的药膳餐单,苏曼自然是吃了许多,却没有一次比的上手里这一盅汤。

她只能依稀辨别出应是吊了至少十个时辰以上的老鸭汤,然后里面那些粉丝样的东西,应是被化掉的鱼翅,鱼翅淡而无味,一定要用老汤才能吊出滋味。

寻常人做鱼翅用的都是鸡汤,却不知道鱼翅大补,鸡汤亦是大补,两相叠加,虚火过旺,莫如用这降火的老鸭汤。 细细品来,里面应是放了些当归芍药,只是也不知道用了什么法子,几乎品不出来那股子中药味。 这是所有药膳大师梦寐以求的境界啊。

父亲果然深藏不露。 她把手里的汤盅一口饮尽,很久以前,她成功的盘活了第一家小餐馆后,心中就有了一个疑问,只是粗粗的估量,家里那红火的外卖生意收入应是不菲,可她一直到了高中,家里却始终这么一副穷困模样,赚的钱都哪里去了? 喝了这一盅汤,苏曼心内的疑惑顿时全解,若是她每天早上喝的都是鱼翅汤这个档次的补汤,那家里没钱还真不稀奇。

头发已经半干,临出门前,苏曼在门口的穿衣镜前略一顿足,看向镜子里十三年前的自己,里面的女孩身材纤细,过长的刘海如同一层厚厚的门帘,挡住了她大半边脸,看上去有些阴暗。 她转过头,提着书包慢悠悠的踏出了屋子,一股炒饭的香气立刻扑面而来,看着寥寥的几桌客人,苏曼直接走了过去,这种前店后家的设置在以前的老城区很常见,也让她身上带了十几年的油烟味。

身上的衣服无论洗多少次,都带着那股油腻的味道,同学们厌弃的神情,让她年少时一直都很自卑,所以才故意留着长长的刘海,似乎这样,讨厌的视线就看不到她了。

苏曼直接到了店子的最前端的露天炉灶前,看着那个高大忙碌的身影,心头一闷,嘴唇微微颤动,爸字怎么都喊不出口。

少年时,因为身上挥之不去的油烟味,她对父亲怨恨无比,心情好时就喊上一声老头子,心情不好则干脆一个喂字。 苏曼站了半晌,愣是没憋出一个字来,还是男人回过头来,瞥到女儿的身影,二话不说,大步的走了过来,直接从牛仔裤的后兜里摸出钱夹,掏了张百元大钞塞到了她手里。

苏曼无语的看着手里粉红色的钞票,记忆中父女俩的相处模式似乎就是这样,她往父亲身前一站,父亲就开始塞钱。

苏曼抬起头,十多年过去,父亲在记忆里越来越模糊,今天再见,竟有股惊艳的感觉。

男人看上去还不到三十,风华正茂的好时候,飞扬的浓眉下一双明亮的眼睛,在烧饭的时候尤其专注,专注的让人恨不能跌进他的眼里去。

宽肩窄臀加上超过一米八的身材,若说是军人更可信些,因为长期颠炒勺,胳膊上的肌肉鼓鼓的,搭配着身上的黑色跨栏背心,真是怎么看怎么性感。

看到苏曼没有动,苏杭眉毛扬起,毫不犹豫的又掏了张百元大钞,塞入了苏曼手里。

苏曼依然没有动,她想着父亲今年多大?

二十九还是三十?似乎不到十八就和她那跑了的娘生了她。 苏杭眉头皱了一下,把手在钱包里划拉了一下,块八毛的都留下来了,剩下的几张红票子连带着钱包一起塞到了苏曼的手里。

苏曼慢半拍的回过神来,盯着手里的钱包,下意识的喊了声:“喂!”

苏曼话一出口惊觉不妥,苏杭已经回过头来,疑惑的看着她,苏曼顿时满脸黑线,她老爹对喂适应的比喊爹还要良好啊喂。

看着面前英俊的过了头的老爹,苏曼匆匆别开视线,只留下了一张钞票,余下的都塞回到了苏杭手里,恶声恶气的道:“你有空也去剪剪头发刮刮胡子啊!”

说完,苏曼转过身大步的向外行去,没有注意到身后的男人若有所思的摸了摸头发。

十一中就在家门口,是一所连着高中部的学校,现在还早,来报道的学生还不是很多,苏曼走在校园里,看着不远处的篮球场,恍若隔世。

她没有想到,自己居然还可以再回到这个时候,有机会亲手去解开那个困扰了她半生的谜团。

|



第1卷 002 严公子



谁能想的到,那么一个快餐店的老板,在三年后,仅仅用了三个月的时间就创立了一家本城赫赫有名的酒店,随后丢下将要成年的女儿,一去不返。

苏曼为人原本就有些孤僻,那个时候,更是钻了牛角尖,她干脆退了学,每日里混着酒吧夜场,直到一次喝到了胃出血的地步,孤单单的住在医院里,她第一次清醒的意识到,不能再这样下去了。

同时,她也不甘心就这么不明不白的活下去,她要找到父亲,亲口问他一句为什么,为什么要抛弃相依为命的女儿! 带着这个执念,苏曼跌跌撞撞的闯入了饮食业,浪子回头远比想象中艰难,摔了不知道多少跟头,直到认识了他,陪着他打下了一片江山,创立了享誉中外的饮食帝国,却始终没有半点父亲的音信。

她无数次想过,再见到苏杭时,她会是什么样子,她要说些什么,再见面时,她却无法开口,三年后的事情,苏杭大概还不知道吧,她只有等待,等待那个时刻的到来。 现在离父亲失踪,还有三年,一切都还来得及,这次,她一定要知道,父亲离开的真相,并且,找回失踪的父亲!

苏曼收回心思,抬起头,看着面前六层高的教学楼。

十一中不算重点,但是附近有个军区大院,不少部队子弟都在这里上学,所以每年部队都会拿出一笔钱来修缮,从外面看去,教学楼尚算干净整洁。 她在这所学校度过了五年时光,如果不是高二退了学,怕是要呆足六年。 思索间,她慢慢的爬到了二楼,按照十一中的传统,初一到初三是一至三楼,高一到高三,是四到六楼,书读的越多,越下不来楼。

今年她上初二,班级也换了教室,从一楼换到了二楼,在一排竖起的门牌上找了片刻,看到了初二二班的牌子,苏曼单肩挎着书包迈了进去。
内容仅供免费学习交流,不得用于任何商业用途
© 2018 aishu.online, Inc. All Rights Reserv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