葆四风情  第1页

简介: 此作完全是不满高三生活的泄愤之作,请各位看官们不要因为本文误解了高中,或许你有个纯净的高中,你有个压抑的高中,可是葆四的高中,确是我的写照,也是我的幻想!这是最近喜欢上的一个作者算是最出色的一本书,喜了笔下的人物在我看来都是疯狂的,也许正是平时生活中的中规中距,所以作者才会创作出如此叛逆的人物,也正式因为这个原因使我喜欢上了这样一种调调。总之,年轻的我们,期待叛逆的我们,看下吧,不错的.


第1章
老天啊!我是你最听话的女儿,你让我长的这么平凡,我没有怨你;你让我学习这么普通,我没有怪你;你让我心眼这么坏,一肚子坏水,我也没骂你;看在我是这么虔诚的信任你,拥护你,快让韩羡注意我吧,我真的很喜欢他,尽管他的学习比我还烂,尽管他把打架泡马子当家常便饭,可是我就是喜欢他,因为他有个让所有人都羡慕的好爸爸,他有张让所有人都垂涎的好脸蛋,就算他是个草包,我也想要他,你就给我吧,求求你了!

  我叫葆四,也不知道我那普通的让人牙酸的父母当时是哪根经被拌动了,给我取了这么个名字,历史上那个褒姒可是个祸国殃民的大祸水,既然有资格称的上是祸水,肯定是红颜咯,可是我没那个福气,我葆四啊,小时侯刚生出来那会儿还有点看相,越长大越抱歉,当然也不至于丑得见不了人拉,可是以我虚荣挑剔的眼光来看,这付嘴脸实在太让人自卑了!

既然不能向美女方面发展,至少智商上应该有所弥补吧,可惜,我又天生不是个文曲星的料,再刻苦学习也混不到尖尖上,再加上,象我这种小资家庭长出来的货色,能吃多大苦呢?好不容易连滚带爬的扒到了省重点的门槛,也只能被分进了这么个给满是关系户、爆发户的蠢儿子,笨女儿充门面的班级,哎!到也轻松了,象我这样有苦吃不得,没苦又享不得的主儿到了这样的所谓“捐资”班,也可勉勉强强算个“中上等”学生了,还混了个英语科代表,大小也是个干部吧,知足了。

  就说从懂事起,我就很迷信了,整天嘴里念叨着老天,期望他老人家看得起我,多给点泽福我,还算虔诚地有点收获,IQ他是给的吝啬了点,可是EQ到给的挺满。从小我就是个人精,人情世故通晓地那是一套一套的,特别是当了个科代表后,就那点儿权也可以让我谋的滋滋润润,两面三刀被我玩到炉火纯青,见人说人话,见鬼说鬼话,仿佛不需要动脑子,什么样的人,我那张嘴都可以甜得把他糊弄过去。

有时候,我都觉得自己假得恶心,虚伪得想吐,可是这已经成本性了啊!难移咯!既然已经生得个小人相了,恶习再多点也就不介意了,我超虚荣,什么都想好的,而且为了想要的可以不择手段,见不得别人比我好,优秀的我嫉妒,次等的我幸灾乐祸,当然这只的是我在意的东西,不在意的,在好在坏,一句话,干我屁事!

我自私,我懒惰,我投机取巧,能坐着绝不站着,能躺着绝不坐着,看着别人痛苦,我就快乐。当然我也不是变态咯,我也有时候会同情弱小,良心发现,只是善心太短暂,一会儿我的愤俗思想就会把它赶跑。

我胆小,我怕事,所以我很会隐藏自己,决不会让自己太光芒,但也不会让别人轻易忽视我。我不负责任,没原则性,欺软怕硬,墙头草一个,哪边厉害哪边倒。我就是这样个没出息,又狡猾世故的货色,这点只有我自己心里清楚,在人前,我可装的老实极了,爸爸妈妈说我文静,老师说我听话,同学说我是个优秀的好学生,瞧!人生就是这样,一场戏嘛!

  既然是戏,怎么可能缺少爱情这样永久的话题呢?我是小学二年级开得窍,前前后后暗恋过五个男生,全是德智体全面发展的三好学生,哎!那时侯很少考虑到容貌,毕竟在学校里学习成绩永远是身份的象征。直到升上初中,开始疯狂迷恋漫画、言情小说,我开始知道爱情里除了学习成绩,还应该有社会地位,更应该有容貌,也就是那个时候,我开始介意自己的外表,开始注意自己的谈吐,特别是和异性的相处,我开始慢慢积累一些经验,不能太嗲,这样顶多是个花瓶,抓不住他们的心思,又不能太冷,很少有男人喜欢“冰山”,即使是那个“冰山”再美,也很少有男的喜欢一而再再而三的碰钉子,这点可是实战经验,别听小说里瞎说,以我们班那群男生的德行,看透了!

带着这套原则,让我在初中混到很多异性朋友,虽然一段恋情都没有发展出来,可是隔三差五的有男生在楼下喊,也够我虚荣了!现在上了高中,又是众人欣羡的省重点,让我更是虚荣的上了天,虽然我没有进“火箭班”,靠近不了正统思想里的尖尖苗苗们,可是毕竟进了一家门,不怕没机会,何况,我们这种“捐资”班里可都是亮的发光的正宗“二世祖”们,身份财力是大大的有了,样貌嘛,抬眼一看,被那些名牌啊一包装,也都挺称头的,脑袋是空了点,可是那只是指读书方面,其他,人都精着呢!所以,我开始着手让自己的初恋发生在高中,甚至准备把自己的“处女”之身奉献在我的花季。

  经过整整一学期的观察,我看中了韩羡。我特别喜欢他永远红彤彤的薄唇,性感极了!还有那双桃花眼,有时候可以纯净的象婴儿,有时侯又色眯眯地象个痞子,哦!还有,打架的时候,他眼睛里冲出来的狠光,总让我心动的不能自己。

韩羡是个相当漂亮的男孩,身上既有男孩的幼稚,又有男人的邪媚,我总在想,他绝对是块当男妓的料儿,上至八十岁的老奶奶,下到三岁的小妹妹,通吃!可是这是绝对不可能的,就算他想,他爸爸也丢不起这个脸,韩羡的父亲可是我们省的第一副省长,专管教育,所以他成绩简直可以说是科科挂零,但还是可以分文不交洋洋洒洒进了这所全省最好的高中。

听说韩羡的外公在中央,他父亲的仕途更可谓是一片灿烂,往上提是必然的。其实他学不学也只是做做样子,反正高三一过,就会被送到国外,高考不高考,简直和他一点关系都没有,所以,他可以肆无忌惮的玩、闹,反正学校领导、老师也不敢把他怎样。我们班虽然象韩羡这样的“高干子弟”还很多,可是还没几个象他这样跳的欢的,谁让人老头裆正好,独管教育呢?!好命啊!

  自从选定了目标,我就天天在家拜老天,企求着老天开眼,让韩羡注意我。刚才已经检讨过了,我虽然野心不小,可是也很胆小啊,面对韩羡,我会和所有女孩一样,脸红,心跳加速,装的再没事,我也不敢和他多交流,怕羞嘛!

让我倒追,我更丢不起那个脸,且不说我对自己的长相极不自信了,我强烈的自尊心虚荣心,也不准我做这么没面子的事啊!所以,每天在班上看着韩羡和男孩们打打闹闹,和女生们打情骂俏,我只能趁英语早自习晚自习,或收本子的时候和他打打官腔,听他为了作业或听写和我撒撒娇,哎!暗恋的苦啊!老天啊!把韩羡赐给我吧,减十年寿我都愿意!

第 2 章
看来做什么事,都要付出代价啊!直到我喊出“减十年寿”的价码,老天才开眼,终于让韩羡进入了我的生活,我成了他的同桌。这是老师的刻意安排,因为我是英语科代表,而韩羡的英语简直是破到要骂娘,这可是将来要出国镶金的主儿,什么学不好都可以,英语可要正经学。所以老师特意把韩羡安排在我这样一个“好”同学旁边,希望我“优秀”的学习成绩可以帮助他,“端正”的学习态度可以影响他,嘿嘿!要是老师知道我“哈”他要死,还会这么放心?见鬼去吧!从此开始了我和韩羡纠缠不清的孽缘!的 

  “葆四--今天的英语测试全靠你了啊!”韩羡把头搁在我右手边的课桌上,两个眼睛滴溜溜地盯着我,可能是光线的原因,他的眼清亮的好象快挤出水。斜睨了他一眼,继续做我手边的作业,“可以啊,我有什么好处呢?”我确实很“帮助”他,“帮助”他作弊而已。

刚开始确实是抱着讨好他的心理,只要是考试,我的卷子永远是大开,但毕竟,我也有不会做的时候,有一次,英语测试,一道完形填空,我就是想不起怎么拼写了,当时我都快把笔咬穿了,韩羡发现了我的不安,递了张条过来打听怎么回事,我回了张条,他听说我知道汉语,可是不记得拼写后,说可以帮我翻书找,但需要我的掩护,当时我们坐在第一组,韩羡靠里挨着墙,我在外面,他让我往他那边靠一点,用胳膊稍微遮住他的头,他则迅速地翻开课本最后几页的单词表,按照汉语意思查找起来,这样,我们那次天衣无缝的配合不仅让我们的英语测试都得了优秀,还让我发现了原来在考试时,韩羡并不是一无是处,还是个很好的作弊搭档,我想,后来我和他极佳的默契就是在那个时候的考试时培养出来的吧。

  一回生二回熟,这样的考试多了,我们的配合也就多了,感情也就放开了,我和他真正的混熟了。赵本山都说“距离近了,美没了”,虽然我依然很“哈”他,可是却没有了初识时的拘谨和小心翼翼,而逐渐开始露出了自己的本性,韩羡似乎还挺吃这一套,对于我偶尔的无理取闹,竟然都能容忍,后来甚至发展到,我骂他“傻子,蠢猪”他也是一笑置之,相当纵容我,后来我问他,为什么这么纵着我,他说,因为我露出那幅小市民嘴脸时,很性感!呸!我回了句,贱!

  高一上,我和韩羡的关系还相当单纯,天天打情骂俏,但也没往歪处想。直到高一下的一个午后,老天爷开始让事情往歪处发展了。记得那天--

  “葆四!葆四!韩羡又在打架了!”谭心慌里慌张的冲进女厕所,拉住还在穿裤子的我就往外冲,“喂--喂!裤子!放手拉,我的裤子!”谭心是坐在我前一排的女生,是个相当“单蠢”的女孩,就因为一次听写我私下放了她一码,她就把我当成她的“再生父母”,什么都听我的了。

韩羡那时侯似乎有很多无法宣泄的精力,总是和人打架,平时在班上,不能出去混,就在班上和些男生疯疯逗逗,一起劲了,抓住什么东西就往对方身上丢,我的笔盒都不知道被他“无意”丢出去多少个了,这次的一个,是香港的姑妈送给我的生日礼物,我可宝贝着呢,所以特意交代谭心,一定给我盯紧了,发现韩羡打架,不管我在哪里,立刻汇报,以便我及时保护好笔盒,(之所以不让她来直接挽救笔盒,确实是当时幼稚的心理作祟,怕她不小心弄坏了,足以见得我对这个笔盒的重视)。

  今天看到谭心慌张的报告,我立即有种不祥的预感,应该说跑到班上之前,我已经有心理准备了,可是事实上,真正看到那么可爱的米老鼠造型的笔盒,被砸的不成样子孤孤单单地躺在地上时,我已经被怒火烧的顾不得任何气质了,红了眼的我上去推开韩羡,就把他的书包从书桌里抽出来,用力的甩在地上,然后泄愤似地死踢,而且嘴里还在不停的吐着不堪入耳的脏话,我想当时自己的那股疯劲狠劲要是被老妈看见了,不吓昏过去才怪!

哎!老妈是没机会目
内容仅供免费学习交流,不得用于任何商业用途
© 2018 aishu.online, Inc. All Rights Reserv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