白夜问米  第1页

简介: 一句话简介:你听说过注魂赶尸子鼠蠹灵胎牛婴灵佛牌鳌蟒……和孟姜女吗?
前刑警队长宋书明的妹妹宋书晴失踪在四年前的一个雨夜。他辞去工作,成为一名私家侦探,专心寻找她。
今年开春,护城河中打捞起一具无头无四肢的女尸。宋书明前去认尸,却发现所有的线索都指向一个十八岁的女大学生,林愫。
那晚农历七月半。遗腹子林愫呱呱坠地,母亲生产当夜血崩而逝。只有老林,枯木一般的老林,将她从襁褓婴童拉扯大。老林以画兽首为生,林愫从小跟着他,走遍关中乡间社火。
林愫十六岁那年,那围绕着兽首面具的熊熊烈火,不知怎么烧到了老林的身上,将他燃成一具挣扎的怪兽。林愫看着那熊熊烈焰包裹住的人形,泪流满面。
素心为木,双木成林。
宋书明:“听说,你可以帮我找到妹妹?”
林愫:“听说,你可以帮我解开身世之谜?”



第1章 楔子
  林愫出生那晚,老林在产房门前枯坐。儿媳妇凌晨破水,足足哀嚎一天一夜,第二夜子时刚到,挣扎着产下一女婴。
  那产婆看到是女儿,血淋淋的胎盘都来不及处理,一团血肉挂在儿媳身下,抱着女婴跌跌撞撞跑了出来,一把把孩子送到老林怀里,惨叫一声:“女孩儿!”
  老林沟壑纵横的脸上露出一抹古怪的苦笑。
  “果然,躲不过你。”
  天煞孤星,极阴之身,该来总还是会来。
  那晚农历七月半。遗腹子林愫呱呱坠地,父亲在母亲孕期意外身亡,母亲生产当夜血崩而逝,就连当日接生她的产婆,都缠绵病榻两年多,死了。
  只有老林,枯木一般的老林,将她从襁褓婴童拉扯大。
  “这都是命。” 这话老林不知说过多少遍。
  “我天煞之身,上克父母,下克妻儿。却命中注定要带出一个地刹。”老林长叹。
  “待你成人,我也就能被你克死啦。”
  老林以画兽首为生。每年中元节和元宵夜,陕西本地风俗,社火社从一个村子舞到另一个村子,伴随着秦腔的嘶哑震天吼。老林画的兽首,就在那秦腔嘶吼中压轴出场,几位杂技手围着那一人高一人宽的巨大怪物头点起熊熊烈火。老林笔下兽首此时仿佛活了过来,瞳仁乌黑,鼻孔透亮,衬着老林那张枯木般的脸,常有小儿受惊啼哭。乡间小儿淘气,妇人皆以老林吓唬:“再哭,再哭让老林抓你去喂兽首哩。”每每奏效。
  林愫从小跟着他,走遍陕西乡间社火。林愫十六岁那年,老林沉默了许多。中元夜社火前,他精挑细选,拿出最满意的那一幅,仔仔细细上了色,摩挲了许久,又扭头对林愫说:“我带了你来,要遭天谴。如今你要成人,我也该走了。这万般皆是缘,你不必难过。”
  林愫不以为意。老林几乎次次都要胡言乱语一番。从来没成真。何况她才十六,离十八岁成人明明还有两年。
  可他这次真的出了事。
  那围绕着兽首面具的熊熊烈火,不知怎么烧到了老林的身上,将他燃成一具挣扎的怪兽。林愫看着那火中挥舞的肢体,那熊熊烈焰包裹住的人形,泪流满面。
  老林头七夜,她挣扎着从老林灵前醒来,发现自己来了癸水。
  原来,成人是指,成了女人。
  作者有话要说:
  本来标题一直是“问米”,看最近白夜追凶很火的样子干脆蹭个热点叫白夜问米哈哈。
  咳咳,跟白夜追凶没有任何关系,我也没看过那部电视剧和小说。
  万圣夜,应个景,把存稿发上来。
  请大家一定来看,一定评论,一定留言。


第2章 认尸
  那天是再普通不过的一个星期四的早上,宋书明开一罐北冰洋,照旧把认尸启事网打开,漫不经心刷着。
  每晚如此,从不间断,已足足四年。
  这世界上绝大多数人并不知道,这样一个看起来就像是钓鱼网址的网站,其实是很多人的命根子。他们中的大多数,就像宋书明这样,日复一日刷开这个网站的更新,期待着奇迹的发生。
  宋书明滑动鼠标,眼睛紧盯屏幕,最新发布的一条认尸启事,吸引了他的注意:“城西分局发现一具女尸,身高1.60-1.65米,体态中等,全身□□,头部及四肢缺失。另该尸体已做DNA鉴定,请各地失踪人员家属,如有蛛丝马迹请迅速联系我局。”
  他睫毛微微一颤,似是深渊中看到了点点星光。可他又已经习惯,于绝望中有了期盼,又在希冀中归于失落,一颗心似是烈油烹过般千疮百孔,又总也控制不住自己在灰烬里生出勇气,开始新一轮的找寻。
  宋书明默默穿上外套,开车前去。那条路他已走过近百次,闭着眼都知道哪里转弯。到了地方,他轻轻敲了两下门。门很快,吱呀一声开了,许大生站在门后,对他笑了笑,说:“来了?”
  宋书明点点头,问他:“阿卡呢?来过了吗?”
  许大生摇摇头:“奇怪了,他这次,没有来。”
  宋书明脚步一顿:“可能有事情耽搁了。”心里却打定主意,之后要问问。
  两人走到停尸房,许大生轻轻掀开尸体身上盖布,说:“我知道你等你妹妹已经很多年了,但是这次,我真的希望不是。”
  饶是已有了充分心理准备,又曾有那么多年办案经验,宋书明仍忍不住后退两步,胸口阵阵翻涌,险些扭头就吐。他咬紧牙关,生生忍住,不愿在许大生面前丢了前刑警的颜面。等缓过一口劲来,才再扭头仔仔细细翻看。
  这具女尸,头颅和四肢都被钝器割断,胸口和下。身被砍得七零八落,整块尸身被泡出了巨人观,勉强才能辨认出人形。许大生叹口气,拍拍宋书明的肩膀,说:“太残忍了,这可是人彘!听说捞尸那天出动了半个刑警支队,消防把绳子绑在尸身往上捞,腐烂的尸块竟大块大块往下掉,引来护城河红鲤鱼纷纷涌上啄食尸块。许多没见过世面的年轻干警都吐得一塌糊涂。”
  宋书明微微颔首,问:“案子有进展吗?”
  许大生摇头:“没有。排查监控耗时太长,几个同事连番加班,却没有提取什么有用的线索。剩下的头颅和四肢,蛙人下水几天,都丝毫不见踪迹。”说完很是可惜的看着宋书明:“宋队,说真的,离了你之后分局少了一大主力,老李跟我说过很多次想你回去,你有没有考虑过…”
  话音未落,就被宋书明打断:“大生,不要再提这件事了。你又不是不知道,我妹妹是怎么失踪的。”
  许大生却不肯放弃,仍劝他:“书晴已经失踪四年多了,生活总要继续啊。”
  宋书明满脸痛苦:“不找到她,我哪里还配有什么生活。”
  许大生叹气,不再劝他,只将他送出去。
  宋书明开车走了十几分钟,拿起电话打给阿卡。
  响过几声才接通,宋书明关切问道:“阿卡,最近新出了一具女尸,你知道吗?”
  电话里阿卡的声音很是疲惫:“宋警官,不用了。我已经找到我姐姐了。”
  宋书明和阿卡,一个是北京大汉,一个是福建小伙。一个是公安大学毕业的前警察,一个是初中辍学的打工仔,八竿子打不到一起去。两人能认识,还是因为经常在许大生这里撞见。宋书明不见了亲生妹妹宋书晴四年多,刘阿卡失踪了亲生姐姐刘阿采快三年,两个人生活背景成长轨迹不尽相同,却都有那一股子不撞南墙不回头的倔劲头。寻亲寻到最后,总免不了经常来停尸房,认一认那些无人认领的尸体。两人遇见几次,聊了几句,知道彼此境遇相近,很是惺惺相惜了一阵。
  此番宋书明听说阿卡竟然找到姐姐,替他开心之余不免十分激动,连声询问:“怎么回事?”
  阿卡却不愿多说,讳莫如深的样子。被宋书明问的急了,只抛下一句话来:“宋队长,展览路二条三里,四楼506,你要想找你妹妹,知情人住在那里。”
  信息给的没头没尾,宋书明却毫不犹豫,开了车去展览路二条。
  这一片区他并不熟悉,绕远了路,开到已是傍晚。连问了好几个人,却都不知道所谓展览路二条在哪里。本来已经打算放弃,转过弯打算买瓶水,随口问了问小卖部的老头,看着也有70多岁,耳聋眼背,找钱的手哆哆嗦嗦,认了半天没认出钱。宋书明大手一挥不要零钱了,鬼使神差问了一句展览路二条在哪里。哪知那老头竟知道,嘶哑着嗓子说:“展览路二条,就是老冶金所家属区。”
  宋书明沿着坑洼不平的水泥路往前走,这一片周围全部被拆迁走建了新的开发区,只零散分布了几块不知什么原因遗留下的老筒子楼。上个世纪五十年代的楼里,住的基本都是上了年龄无力搬走的老人,水管破旧,电闸常跳,小区年久失修,压根谈不上什么居住环境。他眼力不错,进了楼栋,又拿手机照着昏暗的楼梯爬了五楼。楼梯间角落里密密散步的黑点都是老鼠屎,宋书明心里泛起一阵恶心。
  506室在筒子楼最里面,整条楼道阴冷安静,门前连盏灯都没有,掉漆的大铁门锈迹斑斑,很难想象有人居住的痕迹。宋书明几乎已经不报什么希望敲了敲门,却听吱呀一声,门开了。
  出乎他意料之外,竟然是个二十岁左右的小姑娘,身材单薄干瘦,穿着一件灰扑扑的旧卫衣,五官疏淡,年龄虽不大,神色却死气沉沉,很不起眼的样子。
  “什么事?”她问。声音低沉喑哑,并不十分好听。
  宋书明皱了眉头,问:“我是阿卡介绍来的,听说,你帮他找到了姐姐?”
  小姑娘面色波澜不惊,让开门口自顾自往里走,边走边说:“一次八十,不还价。”
  宋书明一愣,以为阿卡把自己介绍给了暗娼,犹豫一番站在门口徘徊不前,小心翼翼说:“我是来找人的,不是来做生意。”
  小姑娘似是反应过来,大怒,眼睛瞪得圆滚滚,冲宋书明大吼一声:“我会问米!”
  宋书明回了家,坐在桌前生了一肚子闷气。万万没想到费了一番周折,阿卡竟然找回一个神婆来。而这神婆女孩名叫林愫,竟然是北方师范大学中文系的大一学生,今年刚刚十九岁。父母双亡,由爷爷带大,爷爷去世之后自己孤身生活,直到考上大学。他一开始还不知“问米”是怎么回事,再多问几句,才知有些地方流传在糯米里插根筷子,请鬼上身回答一些问题。多是想念故人的家人,慰藉心灵的封建迷信罢了。等搞清楚了这个,他立时坐不住了,当即起身告辞,失望的神色掩都掩不住。
  临行前,宋书明满肚子好奇,终是忍不住问她:“你为什么不住在学生宿舍,要去这么破旧一个小区租房子住?”
  林愫瞥了他一眼,面无表情说:“我不爱干净。”
  宋书明气结,再不说话。挥挥袖子转身就走。
  作者有话要说:
  昨天那篇发出来,一天过去又是0评论0点击,真是太受打击了...
  每次发出来没人看,就很打击积极性啊。


第3章 阿卡
  回到家中,宋书明原本打算将这事抛在脑后,但夜深人静躺在床上,却迟迟不能入睡,像铁板上的虾子翻来覆去,他为人本分老实,又仍有警察的正义感作祟,满心都在忧虑阿卡如果相信了骗子的鬼话散尽积蓄岂不可惜。想了又想,他干脆爬起身披上衣服开车直奔阿卡租住的小区。
  他上次来,还是大半年前,宋书明来停尸房认尸,恰好又遇到阿卡。阿卡转了三趟公交车,又骑了二十分钟的共享,辗转三个多小时才来到认尸房。那次的无名女尸看样子像是精神有问题的流浪妹,黑黑胖胖,宋书明一看就知道
内容仅供免费学习交流,不得用于任何商业用途
© 2018 aishu.online, Inc. All Rights Reserved.